速冻汤包

请祝愿我当个手速小能手 @Miss Doris

【凯源】向他奔跑 03

←上一章

※just脑洞

03

王俊凯其实很清楚自己相貌上的变化。

他在高一的时候,就已经学会了用眼神去撩人。他天生一双桃花眼,看人时眼尾生风,无论是压迫,还是勾引,这几年来他已经信手捏来。那时候组合三人出完通告以后在酒店房间休息,队友总是要从他手中夺走被他蹂躏的轻松熊,理由是王俊凯眼神太危险。

“我对个毛绒玩具有什么危险?”王俊凯说。

“真不一定。”千玺道,“你看根电线杆子都特深情。”

长大了,王俊凯终于有点明白了。跟他同班了三年的女同学,现在和他对视时会忍不住脸红。一起长大的王源,在他的注视下会不自然地移开目光。他承认因为王源长得比较可爱的缘故,他看对方的目光是带着点欣赏意味的,但也不至于到了让同性都不好意思的地步吧。

王俊凯对着镜子摸了摸处理好的光洁的下巴,然后凑近了去看自己的脸。这几年他的双眼皮越来越清晰,连带着让眼睫毛也显得长了,婴儿肥随着年龄飞走了,喉结立体地嵌在脖颈上。

他妈妈路过看到,忍不住催他:“看什么呀,还嫌自己不帅呐。快收拾收拾去公司了。”

今天周日,王俊凯不补课,公司安排了录制一期生日party。这种家族综艺他们录了太多次,如今已经可以在玩闹中圆满结束工作。但让王俊凯有点心累的是,公司年纪小的练习生越来越多,他们对他总是保持着一种距离感,真把他当太子爷一般供着不敢招惹。

王俊凯为此还问过王源:“我觉得我挺随和的,他们干嘛都不敢和我说话?”

王源正在签明信片,头也没抬:“他们是被你帅得不敢和你说话。”

王俊凯对这个回答很满意。

当王俊凯进了化妆间后,发现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,包括远在北京的千玺。化妆间的一角堆放了大家给王俊凯的生日礼物,王俊凯过去看了看,并没有找到王源的。他转过身,冲迎面走来的六年级小练习生打了声招呼,人家腼腆地回应完后立刻跑开了。刘志宏指着他大笑,他只得无奈地坐在椅子上让化妆师整理他的头发。

“王源儿呢?”王俊凯问刘志宏。

“刚做好造型,跟主页君对台本呢吧。”

王俊凯习惯性舔了舔嘴唇,降低了音量:“你不觉得王源上高中以后变了吗?”

刘志宏一脸迷茫,问道:“怎么说?”

“就是……会躲我了,会开始跟我避嫌了。”王俊凯皱着眉强调道,“他以前可不这样。上次我评论了他的微博,阿姨们都说我俩天天中午约会,结果他第二天就不要我帮他带饭了,我都好几天没在学校里看见他了。”

“哦,所以您就空虚了。”

“对啊……不是,没有空虚,你这用的什么词。”王俊凯呲起虎牙,“我是生气好吗,他居然敢躲我!”

刘志宏听了王俊凯的叙述,也没觉得是什么大事,于是又低头玩起了手机:“这有什么,你想多了吧,他可能只是中二期到了。”

“我不就是怕他……”王俊凯嘀咕着,也低头玩起了手机。

但他不肯善罢甘休,在录节目之前,他把王源给堵了。

“我的礼物呢?”王俊凯很高,王源整个人都被罩在了他的阴影里。他垂着眼俯视王源的场景,看起来特别让人脸红心跳。

王源眨了眨眼睛:“还没买呢。”

“唔。”王俊凯没有追问,切换了正题,“周三晚自习的时候我们班煮火锅,帮我过生日,你来吧。”

“……”这哪儿是疑问句啊。

王俊凯又接着补充:“赵鸣,周驰,我同学你都认识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来不来?”王俊凯又迈进一步,微微弯下腰,对上王源的眼睛。

欲望之眼的威力真不是盖的。王源不动声色地深吸一口气,努力地对上王俊凯的眼睛。可对方的眼睛并不是一张静态的照片,而是流动着的慢镜头,目光缱绻,眼神认真,只看着他一个人。王源的心砰砰直跳,心绪一下子溃堤了,刚刚背好的台本忘了一大半。

“哎呦我知道啦。”他慌张地移开视线,推了王俊凯一把,然后逃一样地脱离了王俊凯的掌控范围,跑到摄像机那边去了。

王俊凯得到了满意的答复,一身轻松地看着王源跑开的背影笑起来。

旁边围观的刘一麟忍不住吐槽:“不忍直视,王源耳朵都红了,他们在拍偶像剧吗。”

罗庭信:“就是。”

 

给王俊凯过生日这事,班里的同学已经策划了很久。他们高三放学晚,下馆子基本上不可能了,所以大家一致同意在教室里煮火锅吃。晚自习时班里没有老师,大家便商量着定下了这个时间。全班跟摆婚宴一样,分了好几桌,每桌有个人负责带锅,其他人带菜带肉。

邀请王源来一起high,也是同学们的提议。

王俊凯的好哥们赵鸣跟王源也算熟悉,他说你们都在一个学校了,哪有不让他来的道理。其他的女生听见了,连连拍手叫好,一定要让王俊凯把王源带来。王俊凯看着她们的眼神,忽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他抖了抖肩膀,点点头答应了。

自那以后赵鸣就接到了来自王俊凯的连环追击。

“记得带鸳鸯锅!鸳鸯锅!王源不能吃辣的!”

赵鸣忍无可忍一拳砸在了王俊凯桌子上:“就这事你都说了多少遍了!我也是服了你!”

“所以王源才烦他。”王俊凯的另一个兄弟周驰在旁边默默补刀。

“你说撒子?”王俊凯瞪圆了眼睛,差点张牙舞爪。

一旁的几个女生看到这里都忍不住笑起来,嚷嚷着凯哥你好体贴啊,揶揄了他一中午。

大家折腾了几天,终于把周三给盼来了。

 

高一的放学时间比高三早两个小时,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打响后,王源才小心翼翼地从位子里拿出了他给王俊凯准备的生日礼物。其实这份礼物他早就买好了,是一个超大size的桑尼号,上面还有草帽海贼团众人的小型手办。这个模型是需要手工组装的,王源拼了好几天,才把这条船造好。

这么大个,王俊凯肯定一看见就能想起他。

王源将礼物盒子放在一边,拿出作业来,打算一边写一边等王俊凯下课。他同桌张婷暗搓搓地靠过来,递过来一个用蓝色花纹纸包装好的盒子。

“王源,这个你帮我给王俊凯吧,拜托啦。”

王源愣了愣,没马上接。

“是生日礼物,一顶帽子,我攒了好久的钱才买的,你帮我给他吧,我可喜欢他啦。”张婷苦苦哀求。

王源回过神来,有些过意不去,连忙接过来道:“没事没事,我会给他的。”过了会他又问,“都在一个学校,你不亲自给吗?”

张婷痴汉笑:“高三那一层我都不敢上去的好吗,你以为都跟你一样。”她还是控制不住好奇,小声问,“你一会就去找他?帮他过生日?”得到了王源肯定的答复后,她喜上眉梢地“汪”了一声。

张婷背起书包乐颠颠地走了,其他女生见了,连忙将王源围住,把藏了一天的礼物递到他面前,求他帮忙带给王俊凯。王源鼓着腮帮子应下了,他男神为什么人气这么高,稍微有点不爽。

 

今天高三的最后一节辅导课是数学,学生们心里期盼着的全是接下来的火锅,对黑板上的内容都有些无精打采。一个女生举手示意说想去卫生间,在得到老师的许可后,她走出了教室。楼道里的凉风扑面而来,吹走了燥热的气息,让她浑身放松下来。

不过她很快发现楼道里还有另一个人。

王源正坐在楼道窗户前的窗台上,长腿曲着,一晃一晃的,怀里抱着个盒子看着她。他的手机屏幕还亮着,把他巴掌大的小脸打上了光,显得特别白。女生反应不过来,还以为天降帅哥,盯着人家的眼睛看了好久,才反应过来是王源。她有点脸红,连忙飞奔着去解决生理问题,回来时都不敢再看对方。

教室里的气氛还是一样的沉闷,只是暗暗隐藏着狂欢前的躁动。女生坐下后,忍不住小声跟同桌咬耳朵:“王源在咱班外面等呢。”

“啊,一个人吗?”

“对。”女生开始捂着嘴压抑着歇斯底里,“他好帅啊!我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他,都忘了要去厕所了!”

“至于吗。”

“至于!他特别白,眼睛跟带了美瞳似的,长得比女的都好看!哎呀不说了,我要路转粉了!”

“真的假的,说得我也好想出去看啊!”

话题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在周边滚了一圈,直到数学老师板着脸敲了敲黑板,女生们才消停。 王俊凯戳了戳前面的周驰,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她们说你家王源在外面等你呢。”

王俊凯一愣,下意识舔了舔嘴唇,向门那边望了过去。

“呦呦呦呦,望眼欲穿,行了还有五分钟就下课了。”赵鸣翻了个白眼。

王俊凯收回眼神,低着头暗暗地笑了两声继续抄黑板上的例题。然而抄进去的XYZ却只停留在了纸面上,耿直如王俊凯,此时他的思绪已经飞到了教室外面。他记得王源刚上初中的时候,两人一起约着放学后吃面。每当王俊凯背着书包见到等在校门口的王源时,都能看到对方眼睛里瞬间迸出的光彩。那时候王俊凯就下定决心要对这小孩儿好,别人不许欺负他,只有他能欺负他。

下课铃忽然响了起来,王俊凯笔尖一颤,抬起头才发现老师的例题已经讲完了,正在发放作业用的练习册。等数学老师走了,班里压抑许久的气氛终于爆发了,大家纷纷从位子底下掏出了锅碗瓢盆,叮咚咣啷,惹得班长站在讲台上不断喊着低调低调。

王源抱着礼物进来的时候,首先看到的就是一群等着迎接他的躁动的学姐们。

女生们围着他,又不敢靠太近,只得保持在一个微妙的距离上犯花痴,不尖叫也不说话。王源还是头一次应付这种场面,就大眼瞪小眼地跟她们对视。

“王源儿!”王俊凯在教室后面叫他。

王源松了口气,冲女生们不自然地笑了笑,就向着王俊凯跑了过去。王俊凯看他抱着大盒小盒一蹦一跳的样子,又被萌得合不上嘴。王源将礼物放下,甩了甩胳膊,抱怨道:“这是我们班女生送你的,真是招蜂引蝶。”

王俊凯倒是不置可否,只是问:“你的呢?”

王源将最大的盒子交给他:“这个,我可是搞了好久。”

王俊凯:“这么多礼物我拿不回去啊。”

王源鼓嘴:“不行,我送你的必须拿回去。”

王俊凯笑得眼睛眯了起来:“行行。”

旁边蹲地上摆弄电线的赵鸣忍无可忍:“真是够了,你们有把我们当人吗?再腻腻歪歪的就上去给我们唱歌助兴。”

最后在全班的强烈要求下,王俊凯和王源站在讲台上唱了一首无伴奏的夏秋。很多忘词的地方两人全部用嗯嗯啊啊代替,把班里的同学逗得哈哈大笑。女生们纷纷表示要入股凯源,王俊凯看了看王源的脸色,对方只是抿着嘴笑,耳朵有点红。

王俊凯把王源揽到自己那桌吃饭,看着他让他只能吃白汤。王源很不高兴,尤其是在周围人都撸着袖子大口吃辣的时候,特别打击他作为重庆人的自尊。不过王源也明白自己的嗓子还处在关键时期,他在甩给王俊凯几个嫌弃脸以后,还是乖乖地就着香味吃白汤了。

饭桌上的人王源只认识赵鸣和周驰,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见,所以他专注于吃肉,话并不多。不过有王俊凯和他那一干哥们在,他们这桌的气氛还是最火爆的,毕竟吃的是火锅这种爽利的东西,男生女生都有点不顾形象。王俊凯坐在王源旁边,不停往他的碗里捞牛肉,豆腐,鱼丸等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“那块肉是我刚给你放的,烫。”

“哦。”

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吃饭了,其他人表示想要墨镜。

“哎呀你好好吃饭吧,让王源儿自己弄嘛!”赵鸣说道。

“就是。”王源用小兔牙啃着筷子,学罗庭信的台词。王俊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照顾他,让他脸上有点火辣辣的,但心里又禁不住得意,两相矛盾,搞得他都不知道嘴里的丸子是什么味了。

王俊凯:“一般人我还不管呢好吧。”

“对对,王源不是你一般人,是你罩的。”

王源越听越别扭,伸出筷子拦道:“撒子嘛,是源哥我罩着他。”

其他人都笑,王俊凯想伸手弄他的头毛。指尖都伸出去了,却在半路戛然而止。王俊凯想着王源和以前不一样了,开始叛逆了,便把手转了个方向,摸了摸自己的后颈。

忽然,赵鸣像想起了什么一样,连忙窜到教室后门那里弯腰捣鼓了一阵,回来时手里提着个袋子。众人探头一看,见是一罐罐的听装啤酒。“都别矜持啊,是爷们就喝!”赵鸣扔了一罐给王俊凯,“寿星必须干了!”

“未成年不能喝酒,我可是少年偶像。”王俊凯嘴上调侃着,但还是笑着把啤酒打开了。

“又没有外人。”赵鸣又递给王源,“源哥也来一罐吧?”

王源跃跃欲试地接过,却一把被王俊凯抢走了刚到手的啤酒。

“他不能喝,别给他喝。”

“谁说我不能喝了。我能喝。”王源去抢。

“你能喝个毛,瞎逞什么能。”

王俊凯又摆出了大哥的做派,让王源气不打一处来:“凭什么你不让我喝我就不喝,我干撒子什么都听你的!”

“王源!”王俊凯哪儿听过王源说过这种话,他居高临下地瞪过去,让在场的其他人都忍不住缩了缩肩膀。

王源咬咬牙,看着王俊凯一如既往想用眼神威胁他的样子,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,从初中开始积攒的叛逆心忽然在这时候发作了。王俊凯还把他当小孩子。愤怒的浪潮不停地从王源心里往外涌,其中还掺杂着委屈,一波又一波地鼓舞着他和王俊凯作对。

几秒钟前还热热闹闹的气氛已经降到了冰点,就连其他桌的同学都不敢再大声说话,所有人都僵着筷子看着这边,不知道几句话的功夫里两个人怎么就出了这样的状况。

王源调整了一下情绪,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。他不管王俊凯在用什么样的眼神威胁他,只看着那罐啤酒道:“你给我,我能喝。”

王俊凯没想到王源会这么坚持,以前他只要一瞪眼睛王源就会服了软,王源那么贪玩的一个人,却最听他的话了。他又不会害他,他干嘛为了一罐啤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他抬杠?他越想越生气,偏过头不去看王源,再转过来时语气更加斩钉截铁:“我不许你喝。”

王源顿了顿,咬咬嘴唇直接拿走了别人手中已经开过了的啤酒,然后仰着脖子咕嘟咕嘟地喝了大半罐。王俊凯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豁的出去,一时忘了制止。

王源用手胡乱地擦了擦嘴,故意不去看王俊凯的脸色,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王俊凯成功地被激怒了。王源无声的示威和挑衅显然戳中了他脑子里的某根神经,他把手里的啤酒重重地搁在了桌上,声响震得几个女生打了个机灵。他看了王源一眼,怒极反笑,声音却如坠冰窟:“王源,我以后要是再管你,我名字倒过来写。”

TBC

下一章→

评论(92)
热度(1754)

© 速冻汤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