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冻汤包

请祝愿我当个手速小能手 @Miss Doris

【凯源】向他奔跑 04

- 得到了大家很多支持,真的很谢谢大家!


←上一章


04


王源一直是一个带着悬念的人。当你觉得他冲动的时候,其实他心里是有思量的;当你觉得他收放自如的时候,其实他心里也是紧张过的。在任何重要的场合下,他会坐在王俊凯身边用善意的好奇心默默地观察大家,然后在王俊凯递过来的话筒上说合适的话。他没有得罪过人,所以大家都疼爱他。


于是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氛围下,王俊凯就很吃亏了。所有人不管熟或不熟都在王俊凯放出的狠话后面替王源揪了心,都不动声色地希望王俊凯把话收回去。


只有王源明白自己刚才是在作死。他其实被王俊凯吓到了,现在只得一脸认真地盯着咕嘟咕嘟沸腾着火锅,而手心里早就出了一层薄汗。源哥自认为是个真男人,但是面对老王时总是底气不足。此时他心里的小兔子已经紧张的活蹦乱跳了。


王俊凯说不管他了,啷个办。


王源默默地盘算着。他觉得在王俊凯的影响下连空气都稀薄了起来,让人坐立难安。性子耍完了,他不甘心这么快就讨起好来,现在是不是能逃之夭夭了?于是王源放下筷子,站了起来。他感觉到旁边的王俊凯动了动手指,不过倒没掀起什么风浪,王冷静终于冷静了一回。王源松了口气,很诚恳地冲赵鸣说:“我吃饱啦,再不回家我妈该着急了,先走咯。”


赵鸣哪儿敢拿主意,只得一脸菜色地去看王俊凯。


王源不管他们,迅速地拎起书包,小身板在打乱了桌椅的教室里灵活地绕了几下,打开门逃了出去。外面的空气可真新鲜,王源吸了好大一口。他不管了,要怪就怪王俊凯太独裁。


教室里赵鸣还是站着,懊恼地挠了挠头发:“赖我,不该带酒来。”


“没你事。”王俊凯又拿起了筷子,一脸跋扈地装淡定。


赵鸣:“……王源到底酒量咋个样嘛?天都黑了,他可喝了小半听呐,一个人没事吗?他又不是普通人……”


王俊凯嘴皮子动了动,最后吐出一句关我什么事。


周驰哗啦一声站了起来,拿过了自己的书包背上:“我吃饱了,我跟着他吧。”临走前他看了一眼王俊凯,又说,“我看他进了家门再走。”


王俊凯还是一个姿势坐着,并不回应他。


 

王源到家的时候,正是电视台的黄金档,他爸妈正在看电视剧。他妈妈最近在追一部颜值颇高的古装剧,当王源知道王俊凯也在B站上看这部剧的时候,还习惯性嫌弃了一下。王源一直觉得王俊凯活得很奇妙。秉持着一颗宅男心,追着各种乱七八糟的国产剧,还时刻不忘友情与梦想,精分得彻底。真受不了他,王源在心里补充。


王源和他父母打了招呼,就回了自己的房间。再把脑子里的王俊凯赶出去以后,他觉得很空虚。


又坐了一会,他便蹬掉了拖鞋,穿着袜子在房间里跳舞。他把平板支起来放在桌子上,跟着里面的易老师蹦蹦跳跳。新专辑里有三首歌需要搭配舞蹈,虽然现在已经不会再有人指着王源说广播体操了,但他还是兢兢业业地要练好多遍。


尤其今天他跳得格外卖力。屏幕里的千玺教学版已经被循环了很多遍,王源跳得连脚底下的袜子都潮了。他大汗淋漓,小腿酸麻,趿拉着拖鞋去洗澡。他在喷头下面唱了四首周杰伦的歌,然后顶着湿乎乎的头发又回到了自己的小屋。他的头发在造型师们的折腾下已经丢失了少年们特有的松软黑亮,所以他自己从不敢用吹风机继续摧残它们。


晾头发的时候王源也不想闲着。他坐在钢琴前,练习老师上周教的曲子。黑白琴键和五线谱充斥了他的脑袋,他弹得特别忘我,那些关于娱乐圈和王俊凯的破事都没能钻空子骚扰他。


过了一会,他妈妈过来了,叫了他的小名。


“源源,别弹了,太晚了。”他妈妈已经穿上了睡衣,她看得出王源今天有点反常,只是不想说破,“明天还要上学呢,快睡觉吧。”


王源顾及到左邻右舍的睡眠,把钢琴盖阖上了。他在他妈妈的催促下爬上了床,连灯都是他妈妈关的。在一片黑暗中,他从枕头底下摸出了耳机,连上手机一边听歌一边刷微博。饭圈又开始深夜报社,看得王源也跟着嘴馋。他继续往下刷,看到一个阿姨贱兮兮地说:“听说你们都要睡了。”然后在底下附了一个美拍视频。


视频的拍摄地点是在机场,镜头里他和王俊凯都带着口罩,周围是一群举着家伙的粉丝。在一片嘈杂中,他拽了拽王俊凯的衣角,王俊凯立刻会意的低头把耳朵凑近他的嘴边。在他说了什么后,王俊凯紧张兮兮地看了看他,然后抬起手把他的口罩取了下来。


阿姨们一边吼着不得了一边进行了疯狂的转发,若非知情人士,这个美拍看起来确实有些暧昧。王源记得那天自己空腹喝了牛奶,在飞机降落时难受得不行,对王俊凯说的好像是“有点闷,我想吐”。


美拍做得意图分明,故意回播了很多小细节,比如他去拽王俊凯衣角的手,比如王俊凯温柔垂下的头。这些都美好得触目惊心。


嘿烦诶,搞得他也睡不了了。王源把头缩进了被子里。


他终于勇敢地在脑中回放了一遍今天那个生气的王俊凯。他心底里其实是有些怕王俊凯的,正因为怕,所以他总是时不时地去过一把给老虎拔毛的瘾。而当老虎忍无可忍地瞪过来的时候,他又乖顺得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,直到把对方萌得忘了自己到底在气什么。所以当两个人吵起来的时候,虽然各自面红耳赤,但心里都不太担心,都想着先把火气泄了,以后迟早要和好的。


但这次有些不一样。王俊凯从来没有和王源说过这种类似绝交的狠话,而前提是,王源也从没质疑过王俊凯“凭什么”。


王源知道王俊凯在气什么。当他说出“凭什么”的时候,王俊凯的脸色瞬间变了。


王源觉得中考都没有像现在这样令他烦躁过。他比谁都清楚王俊凯如何对人又好又温柔,好到让他能浑然不觉地依赖起王俊凯,让他觉得王俊凯就是他的PLAN B。可王俊凯不是他父母,不是他亲哥,只是个比他大一年的高中生。王俊凯是他生命中除父母以外最舍不得离开的人,而他也许只是那个王俊凯眼里需要被照顾的小胖子。


王源特别不甘心,他在心里骂王俊凯什么都不懂,又骂自己不上道不争气。他想起王俊凯今天决绝的语气,想得眼睛酸酸的。混蛋王俊凯,居然威胁他,又不是没了王俊凯地球就不会转了。




周五中午,公司开车来八中接王俊凯和王源去机场。这次的合作对象是湖南卫视的一个自制综艺节目,消息早就放了出去,粉丝们也是翘首以盼。王源在上午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就收到了任姐的短信,他提前收拾好书包,一打铃便拿着班主任开好的出门条走了。他在下楼的时候想到了王俊凯,脚步为此停了停。


自从王俊凯的生日过后,他就没再和王俊凯说过一句话。周四的时候,王俊凯的同学赵鸣趁着午休的空闲来找了他,还特别跟他强调了王俊凯带走了他送的生日礼物,让他不要生王俊凯的气。


“其实我充其量就是把他取关了,但他可是把我拉黑了吧。”王源打趣道。


赵鸣只能叹气一样地笑了笑。


王源决定不管王俊凯死活,直接去校门口找车。而当他拉开车门的时候,就一眼看见了正在座位上吃饭的王俊凯。王源没想到王俊凯窜得这么快,只能低下头默默地上了车。王俊凯看了他一眼,没有打招呼,倒是让公司其他人都诧异了起来。


王源接过了任姐给他们外带的盖浇饭,拆开筷子安静地吃着。两个小孩都不像以前那样胡闹,让大人们也浑身不自在。任姐马上明了,但并没有在意,她也不是第一次看小孩子吵架冷战了,顺其自然就好。


王俊凯吃完饭,就带着耳机一边看窗外一边听歌。王源心情不好,觉得米饭怎么嚼怎么硬,吃了几口就放下了。


“怎么才吃这么点呀?”任姐把盒饭又塞回了王源手里,“你之前不是说这家好吃的吗,再吃点。一会儿飞机上没正餐,人家的小吃你又不喜欢。”


王源只得又吃了几口,但也只是拣了拣表面,“我不饿。”他解释道。


任姐很无奈,眼神瞟向了王俊凯。王俊凯本来无动于衷,后来终于转过头看向了她。他把头发剪短了些,眉毛露出了一半,看起来特别精神。但眉毛下的眼睛里却带着倦怠,声音也低低的,带着点若有若无的沙哑。


“他不是说他不饿吗。”王俊凯说完,又继续转过头去看他的窗外。


任姐显然没预料到王俊凯会给她这么没用的答案,一时反应不过来。


但王源却被王俊凯那种带着点不屑的平淡语气搞得措手不及,他感受到了对方的攻击性,便一瞬间竖起了全身的刺做自我保护。他皱起了眉,不甘示弱地拿过任姐手中的盒饭,强迫着自己继续吃了起来。为了能尽量吃完,他只得加快吞咽的速度,不让饱腹感太快膨胀。


“我又饿了。”他说。


虽然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,但他还是抑制不住地难受起来。


TBC


下一章→


评论(89)
热度(1602)

© 速冻汤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