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冻汤包

请祝愿我当个手速小能手 @Miss Doris

【凯源】那年夏天我遇见的他们

※土霸×村花

※刘志宏视角

※都是编的,认真你就输了_(:з)∠)_


 

>>>> 

 

我的老家在重庆山里的一个大村子里。为什么说它大呢,是因为我们村不但有压倒性的人口优势,而且每年都能收到县里奖励的先进锦旗。只要你进了我们村长的办公室,就能被满墙的红旗和铜牌晃瞎了眼。这些都是我的朋友王俊凯告诉我的,我虽然老家在这里,可却只在逢年过节时才回来一趟,自然是没见过那些绒布做的锦旗。


说来惭愧,我长大后多年未回过村子,前几日好不容易回乡祭祖,却除了亲人外只认得王俊凯一人。而我见到他的时候,差点没认出来。他拔高了个子,舒展了五官,一手提着酒,一手插着裤兜,用礼貌的态度和跋扈的气质来我家串门。我认出他的时候,就情不自禁回想起我的童年来。


王俊凯可以说是我的儿时玩伴。他的家在村子的北口,是村里的大户。他们家有钱任性这件事,村里的小伙伴都晓得。我姨外婆说,我们家其实也很有钱,但是王俊凯他们家的银杏树比我们家多三棵,所以还是他们家更有钱些。我虽然不服气,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他们家的院子确实全村第一大。


村里的小孩都管王俊凯叫大哥,而老人们则更喜欢叫他嵩嵩,听说这是他小时候的名字。王俊凯小时候容易害羞,有些腼腆,但长大了以后就越来越有大哥范儿了。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觉得他有些高冷,而且生人勿进。直到他带着我去他们家偷瓜,我们才真正混熟。


我平常都在城里上学,偶尔才回来一趟,除了王俊凯不认识别人。而王俊凯是村中一霸,跟着他混,我也觉得特有面子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王俊凯还是个热爱音乐的少年。有一回我们偷完瓜,一起爬到土堆上面分赃。那天的瓜特别甜,可能王俊凯是被甜到了,他吃完了瓜就坐在土堆上冲着远处唱歌。王俊凯喜欢周杰伦,据说他家里还有一件周杰伦同款的黑色毛衣。他那天一直在循环《龙卷风》,不停地跟那“我不我不我不要再想你”,简直不能忍。


那你就别想了嘛,烦不烦咯。


我问王俊凯你想谁呢,王俊凯说不讲。我感觉王俊凯一定是谈恋爱了。忘了说,王俊凯其实是个帅哥来着,据我观察,村里的年轻姑娘们好像都对他有意思。不过这个话题太伤感情了,所以我们一般不讨论。


后来我问了住在村口的二狗子。他信誓旦旦地说王俊凯的歌一定是唱给村花的,如果不是,他赔我一篮子咸鸭蛋。


既然二狗子赌上了咸鸭蛋,那我就相信他一次。我推算了一下,村花应该是指街角豆腐铺家的二姑娘,闺名唤黛玉的。虽然她长得一点也不像林黛玉,但是确实瘦得跟“带鱼”似的。我之所以觉得她是村花,是因为她有着村花标配——两条垂在前胸的麻花辫。


我问王俊凯你是不是喜欢村花。王俊凯犹豫了半天,说你啷个知道的?


我得意地说,全村都知道啦。


“那你说村花知道吗?”王俊凯反过来问我。


这我哪知道,但是我还是鼓励王俊凯去找村花把话说清楚,毕竟他是土霸王嘛,磨磨唧唧算个啥。王俊凯摇着头说你不懂。


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敢情就跟他谈过恋爱似的。虽然我确实没谈过,但我还是有自己的想法的。


“你觉得村花这人怎么样?”王俊凯问我。


我跟带鱼真的不熟,但是为了给王俊凯个面子,还是说:“挺好的,就是太瘦了。”


王俊凯点头:“是有点,有时候吃饭还得要我哄着。”


我浑身抖了抖,觉得跟王俊凯讨论这种问题就是找虐。


只可惜万万没想到,我还是太天真了。在一个雨后的下午,我和王俊凯去水塘里抓小鱼。跟着去的还有其他几个孩子,都是王俊凯指哪去哪。当我们到了水塘旁边后,发现那里还有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,浑身都是泥。


所有人都看向了王俊凯,后者连鱼抄子都扔了,奔着那小孩就去了。我吓了一跳,还以为他要干什么,结果他只是帮小孩洗脸,还用手擦那些泥。


王俊凯你的洁癖呢!


我问二狗子,那小子是谁。二狗子一脸高深莫测地说,哎呀,就是村花呀,咱们不要过去。


WTF?!我真的不是故意拽洋文的,实在是情况太出乎意料。我还没见过哪家村子的村花是男生的,这也太惊悚了。相比之下,我还是觉得豆腐店的带鱼更适合些,起码带鱼有两条黑亮的麻花辫。


在王俊凯唠叨下,村花的脸被洗干净了。我定睛一看,心下了然。作为一个颜狗,我想对带鱼说声对不起,因为我要倒戈了。


人家村花肤白貌美气质好,带鱼你说你拿什么比呢?


王俊凯罗里吧嗦:“你怎么搞的?你这样回家你爸会打你屁股的我跟你讲。”


村花的小脸皱起来:“你嘿烦诶,我是来找青蛙的,只是不小心摔了而已。”


虽然是朵村花,但还是有熊的一面的。不过没关系,我已经是村花的粉了,自带粉丝滤镜,村花永远萌萌哒。


村花的名字叫王源,他爸爸是村长,他家里面让他学民歌,学钢琴,所以他很少跟我们这些孩子鬼混。据二狗子所说,王源小时候脸圆圆的,两侧镶了一对招风耳,一到冬天就变得圆滚滚。可随着年龄的增长,王源开始抽条了。他不但模样越来越秀气,皮囊还白净,在人群中简直白得发光。


渐渐地,村里的孩子们都在背后叫他村花。二狗子还贱兮兮地调侃道,村子里的姑娘都没有我们村花赏心悦目,你说是不是。


我严肃地点头。


与王俊凯那种慢热型不同,王源好像跟谁关系都不错,我和王源熟络起来的速度还是挺快的。一开始我还当面叫了他村花,结果他窜过来要揍我,从此我便不再在他面前耍这个称呼。那一阵王源迷上了《盗墓笔记》,还让他爸爸从城里带了实体书回来,吵着要去长白山。王俊凯说长白山太远了,要不咱就近私奔去四姑娘山吧。


那时候我正在旁边吃瓜,听见王俊凯说私奔差点没喷出来。但遗憾的是,我没能见证他们的私奔。不过现在想来,小时候大家都是动不动就海誓山盟的,但其实两个人能一直在一起就已经很幸福了。有一次语文考试,作文题是村上春树的“小确幸”,虽然我看不懂他在说些什么,但是却想在这个题目下写一写我眼中的王俊凯和王源。


我曾一度以为他们俩已经成了,但可能我的想法还是有点操之过急。生产力跟不上生产关系,起码在我那个年龄,他俩还没成。


王源看上去大大咧咧的,其实心里想的事也不少。但这个人一向喜欢揣着明白装糊涂,我们都被他骗了。我和二狗子还有很多其他的小伙伴,都在王源耳朵旁念叨过:王俊凯喜欢你。也不知道王源听了作何想法,反正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和王俊凯玩笑打闹,我和二狗子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。


不过我觉得王源也是喜欢王俊凯的。王源长了一张和善的脸,但因为王俊凯的关系,村里的孩子们在玩游戏时都不太敢招惹他。每次王俊凯耍着大哥范儿领着孩子们玩的时候,他就在旁边安静地看着王俊凯。那个眼神,也是让我醉生梦死了。


有时候王俊凯和王源去撒野的时候也会叫上我,对此我真是受宠若惊。王俊凯虽然成熟,但其实也是小孩儿心性,有不服输的冲劲。我有时候也会故意吓吓王俊凯,比如在他上树摘果子的时候把梯子藏起来。但每次王源都会小声地在我旁边阻止我,说别吓他别吓他。


我也是看不清到底是谁宠谁了。二狗子告诉我,是互宠。于是我学会了新的嘲讽姿势——在王俊凯胡闹的时候,我会说瞧瞧王源把你惯的;在王源胡闹的时候,我会说瞧瞧王俊凯把你宠的。而且在我嘲讽完以后,他们都不会生气,反而还有些高兴。


作为一只单身狗,我有时候也是很渴望谈恋爱的。


我在村子里度过了好几个假期,在最后一个假期即将结束的时候,二狗子来给我送行,并告诉了我一个秘密。


他说王俊凯和王源终于在一起了。


我虽然很惊讶,但潜意识又觉得是在意料之中,王俊凯和王源好像本来就应该在一起似的。我问二狗子你怎么知道的,二狗子也很苦恼,他说他也不知道,但是他就是觉得这对已经成了。二狗子从来没有骗过我,即使这次他没有赌上一篮子咸鸭蛋,我也打算相信他。


我就带着这个美好的消息离开了村子,直至今天,再也没有回来过。说起来是有点可惜,毕竟我还是很想亲眼见证故事的结局的。


王俊凯坐在我对面,多年未见,他比小时候更帅了。那双大长腿,我都觉得我家的椅子快塞不下他了。我此时深刻地体会到了成长的烦恼,明明小时候无话不谈,现在却相对无言。但其实我心里有好多问题想要问他,尤其是那些关于他和王源的问题,不停地在我脑子里刷存在感,我想忽视都不行。


可是我又不敢问他,一是害怕冒犯他,二是害怕自己会听到不愿接受的答案。


王俊凯串完了门,又客套了几句,就打算打道回府了。我将他送到门口,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心,还是在他离开前叫住了他。


我小心地措辞,低声地问他和王源怎么样了。


出乎意料的是,王俊凯神色如常,只是回过头笑着对我露出了两颗小虎牙。这是我回乡以来第一次看见他的虎牙,感觉像是回到了从前,让我放松了不少。


“不讲。”


然后他冲我挥了挥手,离开了。


我看着他的背影走在石板路上,忽然觉得好气又好笑。到头来,关于王俊凯和王源有没有在一起这件事,我还没能得到一个准话。但我却意外地安心了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股安心感从何而来,也许是王俊凯的虎牙带给我的。他们好像瞒过了全村,又好像瞒不过全村,但他们之间的事,只有他们自己清楚。


作为他们的朋友,我只得凭借私心替他们写一个结局:王俊凯和王源一定是在一起了。


 

—fin—


评论(56)
热度(871)

© 速冻汤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