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冻汤包

请祝愿我当个手速小能手 @Miss Doris

【凯源】向他奔跑 13

←上一章


前情:弟弟偷亲了哥哥



13


撤摊的时候,三个人一起把王俊凯弄醒了,王俊凯迷迷瞪瞪的,坐在椅子上放空。王源怕他又睡回去,就隔一会掐他一下。王俊凯被掐得胳膊都红了,但还是一副不清醒的样子,歪在王源身上像滩泥,连饭钱都是王源从他钱包里拿的。赵鸣坐在一边,用APP叫出租车,等司机开到了饭店门口,他们才出了包厢。


门口蹲着五六个粉丝,一见他们出来,都举起手机凑了上去。王俊凯作为艺人的自我修养体现出来了,他腰不弯了背也直了,完全看不出是喝了酒的样子。几个人快速钻进了出租车里,司机善解人意得很,蹭得就开走了。


脱离了粉丝的视野,王俊凯又恢复成了一滩泥,糊在了王源身上。王源觉得王俊凯重得要死,就推了推他的肩膀。王俊凯会意,身子一滑,躺在了王源的腿上。“你是猪吗。”王源说。


“我不是猪啊,我属兔。”王俊凯傻笑,转过身子去捏王源的鼻子。


王源觉得王俊凯是真的醉了。


他低下头,就看到了王俊凯的嘴巴,和被他偷袭过的那部分嘴角。王俊凯的唇色一向淡得很,但因为吃了烧烤喝了酒,现在倒显得又红又艳。王源不敢再看,他心虚地抿起了嘴巴,像藏起了什么凶器。他觉得他干坏事了,趁人之危非礼王俊凯,简直可以写进他人生大事top3。


王源的小心脏在胸腔里飞快地蹦哒,他既希望王俊凯能察觉出什么,又希望王俊凯什么都没察觉。他不懂这份矛盾的心理,但他希望王俊凯能懂。


王俊凯趴在他腿上没声了,王源掏出手机给王俊凯妈妈打电话。王俊凯家里管不住他,王源没说喝酒的事,电话那头嘱咐了几句,就不再干涉了。王俊凯经常在王源家里留宿,没有人会多想,好像他们俩个干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。


送走了赵鸣,司机把车开到了王源家所在的小区门口。陈天宇和王源住的近,两个人合力架着王俊凯,把人运了上去。开门的是王源妈妈,她好像早就料到王俊凯会喝醉,连热毛巾都准备好了。


陈天宇和嘟嘟玩了一会,就打道回府了。王源把王俊凯拖到自己的床上,动作粗暴地帮他脱衣服。王俊凯也不是完全不配合,他半醉半醒,看着王源忙忙碌碌,偶尔打个带酒味的嗝。王源要被烦死了,他冷着脸从柜子里拿出王俊凯留在这的睡衣,胡乱地给王俊凯套了上去。


做完这些事,王源终于解放了。他推了一把王俊凯,打算下床。可他刚迈下去一只脚,就又被王俊凯拽了回来。王俊凯力气用得猛,王源直接摔在了床上,被对方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。王俊凯一直很喜欢把他压在身下逗弄,捏捏脸蛋,啃啃耳朵,王源反抗几下之后,就会顺从地任凭摆布。


但这次不一样,王俊凯没有上手,没有盯着他的脸得逞地笑,而是直接对着嘴唇亲了上来。


被王俊凯吻住的时候,王源的大脑砰得爆炸了。他第一次接吻,吓得一动不敢动。王俊凯的嘴唇是软的,两片唇一起压在他的嘴唇上磨着,温热而干燥。王俊凯蹭了几下,便伸出舌头顶开了王源的嘴,小心翼翼地往更深的地方探。不属于自己的味道忽然钻进了口腔,带着浑浊的酒气,王源连呼吸都不敢,整个人晕乎乎的,以为在做梦。


王俊凯好像掌握了些技巧,舌头变得凶狠了起来,之前还耐着性子品尝着果冻的味道,现在恨不得一口吞下。王源被他不断地舔舐弄得应接不暇,嘴唇湿漉漉的,全是两个人的唾液。王俊凯还在不停地索要着,横冲直撞,弄疼了他好几次,王源想反抗却只能发出猫叫一样的哼哼唧唧。他有些害怕,他稀里糊涂地被人强吻了,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。他感受不到唇齿纠缠中的甜蜜,只感受到了酒精的气味。王俊凯越是拼了命地吮吸,他的心就越发的往下坠。


王俊凯亲够了,皱着眉捂着脑袋挣扎了一下,然后身子一软,又倒在了床上。他还抱着王源,一半的重量压在王源身上,眼睛却闭上了。


王源小口地喘着气,大脑终于开始了运作。他望着天花板出神了一会,然后转过头,小心翼翼地叫着王俊凯。他的嘴唇上还残留着王俊凯的酒气,每一次呼吸都带着王俊凯的气味,身子还被王俊凯抱在怀里,可他却不知道王俊凯在想些什么。


“王俊凯。”王源又叫了一声,可依然没有人回应他。


 

第二天早上,王源是被他妈妈叫起来的。他睁眼第一件事就是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唇,然后伸出胳膊往旁边扫荡,却只扫到了床单。他茫然地问:“他人呢?”


“小凯先去公司了,说让你接着睡。”


“搞毛啊……”王源皱着脸坐起来,慢吞吞地掀开被子下床。明明可以一起去,却偏偏分开,王俊凯是不是在躲他。王源越想越无语,昨天晚上被压在床上亲的人是他,结果犯别扭的人却成了王俊凯,他真是服了。


等到了公司,王源找了一圈都没找到王俊凯,只好向别人打听。


“他已经走啦,说作业太多,回去赶作业去了。”


王源目瞪口呆,工作人员看他这样,反过来道:“原来你不知道,我以为他跟你说了。”


王源打开微信,没有看到王俊凯发来的任何消息。就连他早上发过去的那条,王俊凯都没回复。王源觉得王俊凯就是在躲他,但他想不通为什么。因为昨天晚上的事吗?王俊凯敢亲还不敢认了?


他们的新专辑就要发售了,公司忙成一团,没给王源留下思考人生的时间。王源在王俊凯签好的一大摞专辑上继续签,机械的动作下他还能去想想王俊凯的事。好不容易被大人们放了出来,王源决定给王俊凯打个电话,好好质问一番。


电话响了几下就被接了起来,王俊凯的声音顺着电流传了过来。


“王源?”声音很好听。


王源忽然说不出话,哪儿还有什么质问的勇气,憋了半天只说了一句:“……你在哪儿呢?”


“在家,我写作业呢。”


“你很忙吗?”


“嗯,我翘课太多了,得好好补。”王俊凯的语气听不出什么变化,像在回答记者的问题。


王源悬着心,有气无力地说:“那你好好学习吧。”


“嗯。”


对话挺尴尬的,王源觉得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。他挂断电话,心里空了一大块,坐在沙发上发了好久的呆。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那个地方昨天晚上被王俊凯发狠地蹂躏过,还保留着那份奇妙的触感。到底在期待些什么?他问自己。

 


周一的早自习一直是最忙碌的,陈天宇来得特别早,外套都没脱,先奋笔疾书起来。过了会,王源背着大书包进来了。陈天宇抬头看了他一眼,惊道:“卧槽!你那黑眼圈怎么搞的!”


“做噩梦了。”王源随便敷衍了一句,他见陈天宇还看着他,就指指他的作业道:“还想不想抄英语了,别看我。”


这话很管用,陈天宇立刻低下了头,不再追问。王源掏出手机照了照,这种程度的黑眼圈其实没有那么吓人,只是他皮肤偏白,所以青色的一圈就在脸上分外明显。王源放下手机,很想上楼把王俊凯揪下来也让他看看这两个黑眼圈。周日整整一天,他和王俊凯没有说过一句话,没有发过一条微信,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
王源觉得很委屈,明明是王俊凯强吻了他,结果他自己却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,而罪魁祸首倒一门心思钻研学业去了。这叫什么事啊。


张婷捅了捅他的胳膊,道:“你要不要用BB霜遮一下,黑眼圈挺明显的。”


王源摇摇头,他巴不得让王俊凯来参观一下,然后让对方也体会体会这种心事难说的滋味。他每天晚上一闭上眼睛,就会想到王俊凯对他做过的事。他不知道王俊凯为什么会亲他,是想谈恋爱了?把他当女生了?还是认错人了?一想到这些,王源就难受得睡不着觉,想哭却哭不出来。


没写完作业的人在奋笔疾书,写完作业的人就一边吃着早点一边聊天。孙畅和几个女生坐在后面,每人一碗馄饨,吃得正欢。女生们凑一起只会聊八卦,什么好吃的都堵不住她们的嘴。


“你不是吧,你真的要追王俊凯?”


“真的啊,他又不是外星人,有什么不能追的。”


几个女生都没说话。她们也喜欢王俊凯,但从没想过要和王俊凯谈恋爱,只是单纯的崇拜。上次王俊凯来班里帮忙做值日,她们每个人都想去套近乎,但最后只有孙畅真正地付诸行动,其他人只能在后面看着。


孙畅接着说:“之前跳大绳的时候,他就站我后面,也没什么架子,就是普通人。再说了,咱们跟他可是同校,多方便呀,很多人想看一眼都没机会呢。”


女生们的声音不大不小,王源一边喝牛奶一边听着,吸管被咬成了扁的。张婷翻了个白眼,骂道:“不要脸,也不照照镜子,王俊凯才看不上她。”


王源问她:“你是他粉丝吧?那你说他喜欢啥类型的?”


张婷:“难道不是你这类型的吗?”


王源撇撇嘴:“怎么可能。”


说完他离开座位跑出了教室。张婷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,一直在旁听的陈天宇忽然转过身对她说道:“我有预感,最近要有大事发生。”

 


王源从小卖部买了早餐,提着上了高三的楼层。他想见见王俊凯,这个念头本来只是在他脑子里盘旋,但听了孙畅的话以后,它便直冲云霄变得迫不及待起来。王源平时不怎么上楼,一般都是王俊凯下来找他。现在两个人反着来,学校里其他人都乐呵呵地围观。


王源走到了王俊凯的班级门口,几个眼尖的男生看见了,都大声起哄道:“王俊凯你老婆来看你了!”


王源有些尴尬,往后退了几步,站在窗边等。过了一会儿,王俊凯出来了,王源只看了他一眼,就马上移开了目光。上楼的时候还雄赳赳气昂昂,结果一见到真人却怂成了这样,王源很想揪着自己的领子给自己一拳。


他将塑料袋递过去道:“吃早点了吗?”


王俊凯愣了愣,还是接了过来。他说:“其实我吃过了。”


“那你再吃一顿嘛。”王源看着他,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来。


王俊凯点点头,目光却自始至终没有落在王源脸上过。王源心里不断翻涌着咆哮:王俊凯你为什么不敢看我。


两个人都憋着不说正事,竟聊些有的没的。虽然杜绝了沉默,但却假惺惺地让人难耐,他们认识了这么久,不应该是这样。过了会儿,王俊凯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,说道:“王源儿,我们要统考了,最近就不去找你了,你也不要来找我了,你记得吃饭喝牛奶。”


王源愣了愣,话里的意思还没消化完,头先僵硬地点了点。


TBC


下一章→


有什么冲我来,不许骂我哥(´;ω;`)你们现在骂他以后会后悔的

评论(216)
热度(1675)

© 速冻汤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