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冻汤包

请祝愿我当个手速小能手 @Miss Doris

向他奔跑 18

上一章


18


王俊凯这个人,谈起恋爱来火热得可怕,掏心掏肺都不够,偏要连肠子也一起掏了。就像一锅干煸的扁豆,大火呛出来不带一点儿油腥,吃起来却停不住筷子。所有的霸道体贴在那张帅脸面前都显得不容置噱,就好像他每天都会挖一大勺蜂蜜毫不犹豫地塞进王源的嘴巴里,王源连说甜的机会都没有。

王源和他不一样,王源心中有条宽广的江,但释放的方式却是涓涓的细流。他有时受不了王俊凯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爱的瀑布,会撇着嘴嘲他没谈过恋爱。

王俊凯看着他佯装经验丰富的小大人的模样依然觉得可爱,不跟他计较,只用好听的话来堵他:“当然啊,你是我初恋啊。”

于是那点儿牢骚全变成了甜蜜,王源继续服服帖帖地泡在蜜罐里,安逸地窝在王俊凯怀里睡觉。每天早晨王俊凯自有一套叫早的方案,连亲带哄,王源迷迷瞪瞪醒过来,入眼的就是王俊凯那张放大的帅脸,连对方额头上新冒出几颗痘都看得出来。

王源说你好厉害哦,闹铃响一次就能醒。王俊凯捏着他的耳朵说,一想到醒过来就能亲你,就醒得特别快。

王源嘿嘿地笑了两声,说:“你源哥有那么好亲吗。”

王俊凯胡诌:“你哥我是在补充源能量。”

两个人缩在被窝里又腻歪了一阵,直到王源妈妈过来敲门。他妈妈尚未察觉出两人有什么猫腻,准备好了早餐就出门上班去了。王俊凯顶着鸡窝头,从王源的衣柜里找衣服穿。他翻来翻去,看着哪件都眼熟,有几件可能还是他自己的。王俊凯挑了一件黑色的卫衣穿,然后扔给王源一件白色的。

王源还是小迷糊,王俊凯给他什么他就穿什么。套好了卫衣,他从椅背上拿了件校服外套,一边打哈欠一边穿。王俊凯穿好衣服,一回头,就看见王源穿着他的校服外套在揉眼睛。袖子长了一截,被王源堆在了手腕处,像两个褶皱的小灯笼。他单薄的小身板撑不起宽大的校服,腰身层层的褶子让他把扣子扣歪了一排。王俊凯一大早被王源可爱得晕头转向,想就地把他办了。

王俊凯自我压抑了一下,走过去把王源的扣子解开,说:“宝宝,你是故意的吗,这是我的校服。”

“哦。”王源点点头,脱下来扔给王俊凯,“给你。”然后他蹚上拖鞋啪嗒啪嗒去洗漱了。王俊凯拿着校服,无奈地冲着他的背影吼:“王源儿你把裤子穿上好吗!”

两个人收拾好自己,一起坐在餐桌前吃早饭。王源妈妈炸了两个溏心鸡蛋,咬一口蛋液四溢,糊上了王源的上嘴唇。王源咬一口鸡蛋,舔一下嘴唇,再继续下一口。或者他拿起杯子喝牛奶,嘴唇又会被奶渍覆盖,王源只好伸出舌头再舔一下。王俊凯兴致甚好,嘴里嚼着食物,托着腮帮子看他。

王源注意到对方的视线,踢了踢王俊凯的小腿,小声道:“干嘛。”

“不干嘛。”王俊凯收回目光。

“我好看吧。”

“丑死了。”

“哦。”王源冷漠地用纸擦了擦嘴,将盘子一推,道,“你洗碗吧,我去学校了。”

王俊凯看见他真的背起书包在门口穿鞋,不乐意了:“不是说好出门前要啵一个吗。”

“你不是说我丑吗。”

“源哥最帅了,快来亲一哈。”

王源蹬掉一只鞋,单脚跳着蹭到王俊凯身边,勾着他的脖子在他嘴上亲了一个。王俊凯舔舔嘴,拍了拍王源的屁股:“学校见。”王源蹦蹦跳跳地跑到门口,穿上鞋出门走了。大清早就有粉丝在楼下等着,见他出来都跟了上去,王源步子快,他们也跟得紧。还剩少部分粉丝留在原地,王源没注意到。

王俊凯洗了碗,也出发去学校了。

 

两节课过去了,王源开始犯困,正趴在桌子上发呆。他同桌张婷偷偷摸摸地看手机,过了会儿小声问他:“王源,昨天王俊凯是不是住你家?”

王源脑袋依然枕在桌子上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张婷把手机给他看:“王俊凯从你家出来被拍到了,我微博首页都在好友圈轮。”

王源直起身子,照片里的帅比确实是王俊凯,边上还有一些粉丝,都跟在后面拍照。王源抱怨道:“我去,为啥他的粉丝会在我家楼下等他。”

张婷哼哼了两声:“这有啥,之前你上初中的时候,你的粉丝一旦找不着你,就直接来八中好吗。”她把手机拿回来,“哎呀你放心,我们都被你们煮了,并没有很惊讶。”

王源还维持着握手机的姿势,屏幕里的粉丝开了糟糕的脑洞,被他看见了。他觉得自己好像很早之前就在和王俊凯谈恋爱了,只不过过去是柏拉图式,挑明了就躁动难安了。每天夜里王俊凯会搂着他的腰,把鼻子凑在他颈后,两个人紧贴着睡一宿,什么都不干。

王源脑子里会想那事儿,两个男的怎么做他也是知道的,说白了就是脱了裤子让王俊凯捅进来,可是他心里害怕。所以每当王俊凯的手指磨蹭着他皮肉的时候,他都装傻充愣。

张婷拿胳膊肘撞他两下,招呼道:“愣着干啥,王俊凯来了。”

王俊凯还是靠在他们班门框上,校服外套解开上面三颗扣子,袖子推上去露出两条小臂,和漫画里的帅哥一样年轻帅气。王源赶紧从豆腐渣似的脑补里回过神,看了看王俊凯的脸,眼神就不由自主向下移动到了某个糟糕的地方。王俊凯浑身上下都很会长,王源以前用手和腿帮王俊凯弄过,切身感受过对方可观的尺寸。那玩意儿要是真顶进自己身体里,不得疼死。

王源的内心世界一片精彩,目光闪躲,磨磨蹭蹭地移到了门口。王俊凯上下打量他,拨弄了一下他的头发,说,瞎想什么呢。

干嘛呀,王源嘟囔了一句,声音又软了起来。王俊凯心头一酥,从鼻腔里温吞地哼了一声,说,中午回去吃吧。

“还回啊,早上你被拍了。”

“拍就拍呗。”

王源不满:“你低调点。”

王俊凯没说话,王源知道他心里不爽了,只好扯了扯他的衣角:“一起在学校吃吧。”

王俊凯好哄得很,扯一下衣角就痛快了。王源摸透了他的性子,该哄的时候不遗余力,必要的时候展现一下对他的依赖,他的毛就顺了。

“行,那我中午来找你。”

王俊凯走了,王源班里一小男生啧啧道:“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刚第二节课就忍不住了。”

陈天宇说:“你懂什么,这是查岗来了。”

这种玩笑话王源听得耳腻,他和王俊凯的绯闻从初中传到高中,重庆的大街小巷都有他俩的传说,王源听多了都腻味。他不像王俊凯,对外总是笑得一脸纯情,其实在床上玩得风生水起。

孙畅拿着水杯,站在门口瞪了眼还在调笑的男生,语气不善:“让开。”

陈天宇让了让她,不满地小声道:“有她啥事啊。”

王源看了她一眼,女生背后束起来的辫子一摇一摇,好像在说,看啥看。于是王源移开了目光,他少年时代的莺莺和燕燕已被王俊凯掐得一点儿不剩,留下的只有尖叫着的、不怀好意的、或者淡漠着的。

孙畅被王源归到了第二类。


王俊凯中午准时来接人,他敞着校服外套,露出里面和王源配套的黑色卫衣。众人不负所托,立马起哄道:“你们俩穿情侣装啊!”异口同声,效果奇佳。王源语塞,看着王俊凯那张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他谈恋爱的脸,认命地跟着他往外走。某个人表白之前扭扭捏捏,表白之后划船不用浆,戏太足了。

吃饭的时候,王俊凯对着手机直傻笑,王源吃完一筷子菜就要用探究的眼神看看他。对方看得津津有味,还不忘审视王源的饭盒,一会儿嫌米饭剩的多,一会儿嫌他挑食不吃青菜。王源受不了,问道:“你到底看啥呢?笑得跟傻子一样。”

“你才傻子。”王俊凯收起手机,却仍然收不住笑,“你猜我看啥。”

“淘宝特惠?”

“你是不是傻,再猜。”

王源瞟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你女神。”

“诶诶,不是,我可没看。”王俊凯急忙撇清,他把牛肉拨进王源的碗里,招道,“我在看咱俩的那个啥的段子……对了王源儿,咱俩啥时候那个啥?”

王源的心脏咚咚一下,他低头扒饭,装不懂:“哪个啥啊?”

“别装傻,我都查过了,东西也备好了,就差人了。”

王源的耳朵又不争气,开始慢慢变红。他说:“我还小叻,不行叻。”

王俊凯嘿嘿笑着凑过去,王源从饭碗里抬起头,被他吓了一跳。王俊凯凑得这么近,王源以为要接吻了,可对方只是亲在了他的嘴角上。亲完说:“也不小了。”

王源愣了几秒,然后连忙用饭盒把王俊凯推开。王俊凯脸上挂着贱兮兮的笑,王源看他那个表情,就能猜到他书包里装着套呢。王源忍不住又想起了些豆腐渣一样的画面,王俊凯的身体已经变得厚实,脊背的宽度开始给人安全感。他跟王俊凯的手掌和嘴唇混得最熟,王俊凯无论怎么摸他,亲他,他都不觉得排斥。

王源快速地解决掉午饭,王俊凯话匣子开了也难关,唠唠叨叨好像有说不完的话。王源给他验收了空饭盒,借口着急回教室打算开跑。王俊凯再没提过那事,但王源心里记着。他已经审问过自己了,想做吗?想做。

下午第一节课王源没怎么听,第二节是英语课,王源和副课代表一起去抱作业。两个人并排走在楼道里,副课代表忽然说话了:“王源,你和王俊凯什么关系?”王源诧异地看了她一眼,没回答,而是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们在学校不要太……”女生像是在斟酌着用词,她挣扎了两下便放弃,直接切入主题,“孙畅手机里有你们亲热的照片。”

王源后背一凉,忍不住惊讶和害怕。他多看了课代表两眼,放低声音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你还真的是只关注王俊凯诶,我和孙畅是同桌啊。”她说完,搞得王源怪不好意思,只得强行傻笑。但对方好像并不介意,继续道,“应该是中午刚拍的,她折腾了一节课了。”

王源不知道那些照片都涉及到了什么内容,王俊凯亲了他的嘴角,但是从远处看跟接吻也没什么不同了。他见识过女生的可怕,此时不得不以最坏的情况考量。孙畅手里有照片,要么是传到网上去乱讲,要么是拿出来威胁他。无论哪种王源都吃不消,他紧张地收紧了手臂,一时间有点懵。

副课代表看他咬着嘴唇,出声安慰道:“你别担心,我趁她被老师叫到讲台上做题的时候,把照片给删了。她还挺逗,应该是想玩独家,没给别人传过,发现照片没了快哭了。”

一个大喘气,让王源白白出了一身冷汗。他刚想说话,发现人家的心灵鸡汤还没撒完,只得又闭上了嘴。

“虽然大家都是学生,但也不是每个人都心思纯净。你和王俊凯多注意身边人吧,谁知道哪天就把你卖了。”

王源乖乖听着,虽然话是老派了些,但是理还是对的。他点点头说谢谢,之后又补一句,改天请你吃饭。副课代表摇摇头说不用,然后走进教室发作业去了,后脑勺垂着的马尾辫子也是一摇一摇。王源看着她的背影,感慨了一下世上还是好人多。

他把作业放在讲台桌上,侧过头看了看班门口,又看了看身后的黑板。他想起王俊凯那一身高超的擦黑板技术,在第二天早晨被老师表扬的事。他又想起在同学们次日清晨起哄时,自己慌张又幸福的小心思。

而现在他不敢再让王俊凯来了。

 

王俊凯没去王源家里住,他一不来,房间就显得空荡荡的。王源在床上滚来滚去,怎么滚也挨不到温热的肉体。他有些想念王俊凯,这张床太大了,他一个人睡不习惯。王源仰躺着盯着天花板发呆,然后缓慢地拿起了手机。微信上没有王俊凯的留言,倒是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关注的订阅号拼了命的刷存在感,王源索性全部取关,屏幕一下子清静了。

他点开与王俊凯的聊天框,记录还停留在今天上午。王源踌躇了一会儿,还是发过去一条:“在学校不要总是来找我了。”

王源拿着手机没动,几秒钟过后,传来了一条消息:“为什么?”

王源打了字又删掉,组织不好语言,他知道屏幕那边一直看着“输入中”的提示一定要急不可耐了,他只得将拍照的事情原封不动告诉王俊凯。忽然,手机又震了一下,却不是王俊凯,是陈天宇。王源的回复还没发送,他退出去点开了陈天宇的消息。

“王源,刷微博了吗?有人说你俩谈恋爱,还在学校接吻!”


TBC


下一章

评论(190)
热度(1569)

© 速冻汤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