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冻汤包

请祝愿我当个手速小能手 @Miss Doris

狭路相逢 02

上一章


02


第二天王俊凯带着个血痂去学校了,那块伤口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落在嘴唇上,有碍观瞻倒是真的。皮肉在血块下面慢慢地重组着,有时候痒得厉害,于是王俊凯总被这麻痒的感觉提醒着,他现在是个破了相的人。他上手去抠,就会摸到嘴边凸起的疙瘩,于是心里便也长了个疙瘩。

徐明明在楼道里碰见他,咋舌道,完了完了,凯哥一世英俊就这么毁了。

王俊凯捂着嘴让他滚蛋,黑着一张脸走进了教室。

他一进门,就对上了王源的眼睛。王源正坐在座位上写着什么东西,显然是一直对着门口盯梢,才会一下子就撞上王俊凯的目光。他被四目相对的窘况吓了一跳,连忙低下头继续写写画画,看起来格外做贼心虚。

王俊凯现在对王源也是有些怨气了。昨天见红的时候他还觉得自己是见义勇为,长这么大没怎么受过皮肉上的考验,冷不丁挨一下还挺有男人味的。但见义勇为的后遗症真不怎么好受,别的不说,光破相这一点,王俊凯就有些别扭。从初中起他就被人喊作帅哥,久而久之便对自己的外貌上心了些。如今一个血污的疙瘩挂在脸上,他还不能抠。

王俊凯叹了口气,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但不管怎么说,他对严靖的怨气要更大一些。严靖知道自己理亏,已经买好了早餐等王俊凯呢。王俊凯接过来,说他:“你那个臭脾气以后能不能收收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

王俊凯坐下,一低头,看见位子里已经被人放了一块面包一盒果汁。他把果汁拿出来,看到背面还贴了个便签,上面写着三个字“对不起”。这字写得苍劲有力,风骨卓越,撇是撇捺是捺,肯定不是出自严靖的那只右爪。王俊凯马上就意识到这吃的是王源放的。

王俊凯很好哄,看了这字,他刚刚对王源积攒起来的怨气又被冲淡了。王源一直在座位上偷偷看他,被王俊凯余光瞟到了。王俊凯想了想,拆开果汁喝了起来,表示原谅。王源松了口气,继续在桌子上写写画画。

忽然,从班门外跑进来一个人,莽撞得很,嘴里还大叫:“王俊凯!王俊凯!”

王俊凯一抬头,是叼着棒棒糖的徐明明。严靖瞅了一眼王俊凯,替他说道:“徐明明你能不能小点儿声!”

徐明明不理他,风风火火地跑过来,扒着王俊凯的桌子道:“王俊凯,你奶奶来学校了!”

王俊凯有时摸不透自己,但是对他奶奶却摸得很透。他不怕他爸妈,不怕他爷爷,偏偏她奶奶一吼,王俊凯就认怂,脑子里先备好三条用来缓刑的借口。他摸了摸嘴唇上的伤口,结结巴巴地问:“我奶奶来、来学校干嘛?”

严靖心虚得要死,小声道:“完了完了,肯定是昨天打架的事。”

徐明明添油加醋:“肯定是这事儿,你奶奶直奔校长办公室去了。”说起王俊凯的伤,他也还没搞明白,于是又问道,“你嘴上那块到底是谁弄的?”

王源摊着语文书,汉字一个没看进去,只知道那几个天杀的富二代凑在一起不知道说着什么,表情都挺严肃。他的手指捏着书页不停搓揉,汗都把书角浸潮了,王俊凯和那个大嗓门的外班男生终于有了动静,步履匆匆地走出了教室。王源心底里不安,他一般是小事儿上忍,大事儿上横,昨天一个冲动扔了个笔袋过去,谁能想到里面该死的尺子还是圆规就这么刮伤了王俊凯的脸。王俊凯抬手一擦,指头上都是血,把王源吓懵了。后来王俊凯和严靖一起去了医务室上药,王源蹲在地上捡文具,又把散乱的课桌复原,老老实实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好。看热闹的同学散了,小组长没想到会见血,也不敢再和王源说话,一溜烟跑了。

于是王源因为这个没有收拾好的烂摊子惆怅了一天,裘总问他怎么了,他也不想说。即使王俊凯接受了他的道歉早餐,他也没能完全放下心。忽然,班主任踩着高跟鞋走到了班门口,这比规定的时间要早了十五分钟,插科打诨的同学都吓了一跳。班主任脸色不太好,没心思管人,她尽量压抑着情绪说道:“王源,你出来一下。”

王源身上一凉,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,然后提到了嗓子眼。他站起来,觉得胳膊发软。路过裘总的时候,他尽量轻松地打趣道:“我觉得我要慷慨就义了。”裘总一头雾水,皱着眉头看着王源的小身板跟着班主任消失在了班门口。

班主任一路上没说话,全是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。王源被这节奏干扰得心神不宁,精神上本就战战兢兢的,现在又平添了一股烦躁。他被带到了另外一幢楼,楼道里的门都是紧闭着的深棕色防盗门,王源见到这个颜色又紧张起来,他感觉他马上就要被送审了。楼道尽头站着一个男生,是那个大嗓门,正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装逼。那人见了老师也不打招呼,只是神色不善地盯着王源,一直盯到王源跟着班主任进了校长办公室。

办公室里人不多,只有站着的校长与副校长,与坐在沙发上的老太太,和站在老太太边上的王俊凯。空气是凝固的,王源一进门,四个人的视线都定在了他身上,在王源看来,就是砰砰四枪。

校长站直了身子,对着他道:“王源同学,你能解释一下昨天下午发生的事吗?”

气压很低,王源手心全是汗。不管怎么样,先道歉再说,他想着,艰难地开口道:“昨天我太冲动了……弄伤了王俊凯同学,对不起。”

校长沉默了几秒,这段沉默让王源害怕得偷偷蜷起了手指。校长很满意王源的心理变化,继续说道:“打架斗殴严重违反我校校规,你作为优秀学生代表,本该是全校同学的榜样,你现在的表现,让我们非常失望。”

打架斗殴这个词,王源只在法制类节目里听到过,现在一下子扣到了自己头上,他忍不住想反驳。班主任在他身后偷偷拉了拉他的衣服,示意他此时不要撞枪口。王源识相地闭了嘴,低着头说:“我知道错了,我不会再违反校规了。”他道着歉,又想起了严靖。昨天他被严靖甩在桌子沿上,肚子也疼了好一阵呢。但他知道校领导是不会处罚严靖的,这个黑锅只能他来背。

校长转过身子,对着王俊凯的奶奶露出了微笑。王俊凯的奶奶姓吴,身上头衔一大堆,其中一个是名牌大学的荣誉校长,所以外人都尊陈她吴校长。校长讨好地问道:“吴校长,您看,给一个什么等级的处分比较合适?”

听到处分,王源的心脏就像坠了个写满了委屈的大石块,急速地下沉。处分是要跟一辈子的,要是被他妈妈知道了,不知道得多难过。王源使劲攥着拳头,鼻腔酸酸的,他害怕自己会哭出来。班主任也被处分吓了一跳,但这里没她说话的份,她只能干着急。

“校长,王源他不是故意的,而且我只是受了一点小伤,我觉得处分还是不要了吧。”

王俊凯的声音不大不小地响了起来,虽然语速不快,但他奶奶能听出来,王俊凯心里着急了。他奶奶看过了监控,心里明镜似的,罪魁祸首是严靖那小子,眼前这孩子倒成了替罪羊。她不紧不慢地开口道:“校长,处分就过重了,我觉得认识到错误就好。”

“是,是,处分是过重了。”校长马上笑呵呵地应和着,又道,“那就下周一升旗仪式上,让王源同学在主席台上做份检讨,也能警告其他同学不要再犯。吴校长,您有什么建议?”

王俊凯立刻看向他奶奶,生怕她点头同意。虽然受伤的是他,但他从一开始就站在了王源那边。本就是小题大做,还要让无辜的人来当替罪羊,王俊凯终于明白,对于普通人而言,官家子弟有多么的令人厌恶。王俊凯想逃避这个现实,好像只要他保下了王源,他就能不与严靖那一类纨绔的公子哥为伍。

他一直看着王源。对方瘦得像个纸片,比自己矮了半个头,攥着小拳头,鼻尖泛红。王俊凯害怕看到王源的眼泪流出来,只需一滴,王俊凯就会被滔天的负罪感淹没,再也没脸面对王源。他很佩服王源的成绩,那么优秀的人,昨天还站在主席台上为全校树立榜样,下周就要当着全校的面被迫背黑锅。王俊凯想得很远,他的脑袋里甚至出现了王源被其他同学指指点点、成绩一落千丈的画面,一个有前途有抱负的好学生就这样被他毁了。

想到这里,他又开口道:“校长,我觉得不需要当着全校的面作检讨,这件事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。”他嫌操得心还不过多,又补了一句,“伤在我身上,我觉得我更有立场去定性。”

王俊凯不知道这一番话会让校长和他奶奶都下不来台,他说完就去看王源,对上了对方的眼睛。王源的眼眶有点红,习惯性上翘的嘴唇此时也抿成了一条线,如果他头上有对耳朵,此时一定是委屈地耷拉着的。王俊凯的心忽然抽痛了一下,赶忙移开了视线。

“我记得王源同学在班里担任班长吧。”副校长忽然开口。

班主任愣了愣,连忙说是。

“撤掉王源同学的班长职务,当作处罚。”副校长说完看向王俊凯的奶奶,问道,“吴校长,您觉得如何?”

王俊凯的奶奶不动声色,王俊凯看样子还要较真,她只得轻轻咳了一声。到底是从小带大的孙子,王俊凯立刻识趣地把话吞了回去。他奶奶看了看王源,点头同意。

王源紧绷着的心终于松快了,在经历过了处分、主席台检讨的恐吓后,撤职简直不算什么处罚。这场头重脚轻的审问终于结束了,对于王源而言,就像遭了场罪。他感谢王俊凯帮他说话,但整件事起因是王俊凯,于是两两抵消,他们谁也不欠谁。王源走出办公室,还是难平不甘,背着人偷偷擦了擦眼睛。班主任叹气,拍了拍他的背说:“走吧,回去上课。”

王俊凯和他奶奶也出来了,徐明明玩了半天手机,不满地抱怨道:“怎么这么长时间……”他看到王俊凯身边的吴校长,立马噤了声。吴校长没有理他,拒绝了校领导欢送的请求,对王俊凯说:“你送我到校门口吧。”王俊凯点头,冲徐明明对了个口型,扶着他奶奶走了。

徐明明插着兜跟在后面,经过王源身边时,故意使劲用肩膀撞了他一下,王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。徐明明得逞了,挑衅地冲王源比了个手势,然后跟着王俊凯走了。

王源什么也没说,他一边注视着徐明明和王俊凯的背影,一边掸了掸自己的肩膀,然后转身往教室的方向走去。

 

王俊凯心里乱糟糟的,于是路上不说一句话,跟他奶奶怄气。一老一少都各自阴晴不定,终于在校门口遇见了等待了很久的小张,但僵持的氛围却把人家勤务兵也弄得不敢说话。到底还是王俊凯火气大一些,他面无表情,在车门前松开了奶奶的手臂。正打算走人,却被奶奶一把抓住。

“小凯,这事是奶奶做得欠考虑。”

闻言,王俊凯惊讶地转过了身。他奶奶多自傲的一个人,居然做起检讨来了,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见。

“我以为是你和同学打架,才去找得学校,我没想到是严靖那小子惹的事。严家的孩子,我不好干涉。”

王俊凯浑身带刺,说话不太礼貌:“严家的孩子您不好干涉,王源就好干涉了?您这样,我以后怎么面对人家?不就是嘴上流了点血吗,过几天就好了,我爷爷当初流得比这多多了吧,至于吗。”

“小凯,怎么跟阿姨说话呢。”小张在旁边小声提醒。

王俊凯不出声了,低着头闹别扭。

他奶奶埋怨地看了他几眼,还是放缓了语气说:“我瞧那孩子长得乖,成绩又好,你多跟人家学学,别老跟严靖和徐明明混一起。他们被惯坏了,你也被惯坏了吗?”

王俊凯知道他奶奶总是有法子教育他,索性一律不回应,低头瞅自己的篮球鞋。他奶奶皱了皱眉,提高音量:“听到没有。”

王俊凯缩了缩肩膀,老实应道:“听到了。”

小张打开了车门,让老首长夫人坐进去,自己也去了驾驶座。王俊凯摇晃着身子打算目送,他奶奶却打开了车窗,露出了半张脸。

“小凯,奶奶这次冲动了,对不起那孩子,害他被撤了职。他被撞了肚子,你问问他有什么不适。以后人家有困难,你多帮助,别老和那群狐朋狗友混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,您回去吧。”王俊凯点点头,冲他奶奶招了招手。


TBC


下一章

评论(165)
热度(1731)

© 速冻汤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