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冻汤包

请祝愿我当个手速小能手 @Miss Doris

狭路相逢 03

上一章


03


第二天早上,王源和裘鹏在车站见了面,约着一起去吃早点。早餐店里人不少,热气腾腾的,两个人找了空位坐下,旁边是喝馄饨汤的老头老太太。裘鹏点了包子豆浆油条,刚坐下,东西就都端上了桌,王源立刻劈开筷子吃了起来。

“我老家都吃小面,我妈如果有空,早上也能给我做。”王源把油条掰成小段扔进了豆浆里,又在回味他的小面。

裘鹏不关心他早餐吃什么,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那事儿你和你妈说了吗?”

“没说。”

“那等期中开家长会的时候她不就知道了?”

“那就到时候再说吧。”王源只顾低着头喝豆浆。这事解释起来太麻烦,源头也说不清楚,白白让父母担心一趟,也是于事无补。这班长不当也好,反正他对管人这件事一直没什么经验,也不想再焦头烂额地处理班级事务了。

“这帮官二代真不要脸,就会欺负人。”裘鹏愤愤不平。

王源反过来安慰:“没事,不就是撤职吗。我觉得老师还是站我这边的,那个王俊凯也帮我说了很多话。”

“要不是因为他,他奶奶会找到学校来吗,装什么好人。”

王源咕咚一口喝下了豆浆,顺着裘鹏的意思说:“哦,那倒是。”他将空碗一推,抽了几张纸擦了擦嘴,催道,“快点吃,要迟到了。”

“着什么急。”裘鹏夹起最后一个小笼包,放在辣椒和醋的小碟子里面搅,“你现在又不用盯早自习。”

王源想想也是,这几天勤奋惯了,像变了个人一样,好久没和裘鹏一起冲校门,和男生们一起去操场上野了。他拨了拨刘海,叹道:“源哥这么帅,被这帮人一搞都憔悴了,怪不得没有女生来跟我表白。”

“滚蛋吧,开学刚几天啊。”裘鹏知道王源在初中混得风生水起,每天放学都有外校女生扒在校门口看他。他爱在球场上炫技,还会弹钢琴,把女生们唬得一愣一愣的。别的区的小太妹频繁地来钓他,他理都不理,转身就欢腾地去和男生们打球,把小太妹气得不轻,再也没出现过。

裘鹏喝光了最后一口豆浆,两个人付完了钱,走出了早餐铺子。这里离学校很近,一出去就都是五中的学生。王源和裘鹏一边聊天一边走,结伴在校门口的小卖部买饮料。结账的时候,王源看见了昨天等在校长办公室门口的大嗓门。他顿了一秒,表情冷下来,收好零钱往外走。

徐明明也看见了他,调侃道:“呦,这不是王班长吗,哦我忘了,已经不是班长了。”

王源还没啥反应,裘鹏先火了。

“你早上吃的是屎吗,说话怎么一股屎味。”

“我艹!”徐明明急了,一把扯起了裘鹏的衣领。裘鹏不甘示弱,也狠狠地瞪了回去。徐明明被这一瞪,立即用力勒紧了裘鹏的脖子。小卖部面积不大,学生又多,这么一闹就躁动了起来。老板一边收钱一边劝架,更是吵吵闹闹。

王源心里没来由地烦躁得蹿火,一把拽下徐明明的手,说:“把你爪子放下。”说完他拉着裘鹏就要走。徐明明不放人,又要伸手去抓王源的后领,却被旁边的陆林给挡了下来。

“你有病吧,不能消停会儿吗。”

徐明明被陆林拦着,只得朝着王源的背影喊:“王源你等着!这事儿没完!”

裘鹏气不打一处来,冲王源道:“这人谁啊?有他什么事儿啊?”

“王俊凯的好哥儿们。”王源淡淡地抛出一句,步子越来越快,裘鹏一米八几的个子差点没追上他。裘鹏看他脸色不太好,只得冲着空气艹了一声,不再提了。

 

楼道里已经有了来来去去的学生,重点校的学习氛围很好,刚开学,大家都还规规矩矩。裘鹏自来熟,跟谁关系都不错,一路上不停地打招呼。王源却像个小气筒,眉头虽然没皱着,但是却冷着一张小脸,生人勿近。他走得快,直接拐进了班里,撞到了人。

冤家路窄,被撞的人是王俊凯。他比王源高半个头,王源不得不抬头看他。对方嘴角处还留有药水的痕迹,头毛有点毛糙,一副没睡好的样子。王俊凯正打算出门上厕所,王源一撞上来,头顶的毛发就抵到了他的鼻子,牛奶的味道顺势钻了进来。王俊凯有点懵,他还是第一次闻到从人身上传来的奶香。再看王源,明明是一张人畜无害的脸,现在却偏偏板起来,平白无故地让人想哄他开心。

王俊凯清醒了大半,短路的脑袋终于接好,说:“早。”

王源心里正窝着火,此刻只想说一句早你爸爸。不过他还是客气地回复了王俊凯的问候,然后绕开他往自己座位走。裘鹏跟在他后面,冲王俊凯翻白眼,心里觉得王俊凯又在装逼。王俊凯被泼了冷水,觉得自讨没趣,只得闷头去上厕所。但王源长得好看,身上那股味儿又好闻,王俊凯免不了对他耐心多一些,所以回来的时候买了一包奶糖,一袋薯片。他想起奶奶的嘱托,觉得应该去和王源道个歉。

他很少吃零食,回来的路上遇见了徐明明,被对方打趣了一番。他不好意思说是给王源的,嗯嗯啊啊地含糊了过去。说到底为什么要给王源买东西,王俊凯自己也不清楚。可能是空着手去道歉不太合适,也可能是看他不高兴想哄他开心,两种原因都有,让王俊凯有了一个发泄疼爱的出口。

他拿着吃的去找王源,走到人家面前又犯怂。他把薯片和糖果放在了王源的桌子上,声音不大,除了王源别人听不见他说什么,他问道:“你肚子还疼吗?”

王源正在看书,愣是没想到王俊凯会来慰问他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他心底里不太看得起这些纨绔子弟,觉得他们心术不正,便不想和他们过多接触。他看了看王俊凯,又看了看放在自己桌子上的薯片和奶糖,想着吃人家嘴软,这东西绝对不能要。

“不疼了。”王源不动声色地把吃的往王俊凯的方向推了推。

“之前的事不好意思,是我奶奶太冲动了。”王俊凯又把吃的推了回去。

王源爱吃零食,眼睛一直盯着桌子上的薯片。他妈妈以长身体为由不让他吃膨化食品,每到想吃的时候,他只能躲在房间里偷偷吃,然后再把包装袋折成小块藏进垃圾桶里。王俊凯说了什么王源一点没听见,他只顾着内心煎熬,只求意志力不能败给一包薯片。

“这个你拿走吧,我不要。”王源又拒绝了一次,转过头不敢再看。

王俊凯愣了一下,把吃的又往王源的方向推了推:“我买都买了,你拿着吧。”此刻王俊凯终于体会到了那些被自己拒之门外的女生们的心情。捧着买好了的东西,对方却不接受,真是有够尴尬的。

“我不要。”王源连眼睛都没动一下,在王俊凯看来是分外疏离了。

王俊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王源坐着,他站着,他还拿热脸去贴了冷屁股。尴尬的处境让王俊凯不知如何自处,于是便恼火了起来。他想着自己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女生排着队给他送情书,男生为了进入他的圈子百般讨好。现在他巴巴地找上门来,对方还开起染坊了。

王俊凯嘴上的伤一直痒,把他的少爷脾气勾了出来。他拿走薯片和糖,低声撂下一句爱要不要,转身走了。路过严靖的座位,他把东西扔在了对方的桌子上,把人吓了一跳。

“切,装什么好人,原形毕露了吧。”裘鹏小声评价了一句。

王源没料到王俊凯这么大反应,不安地回头看了看。这下可好,薯片没得吃,还把人给惹毛了。他不知道他刚才对零食的心灵交战在王俊凯眼里变了味道,只当王俊凯是少爷脾气犯了。

王俊凯一走,王源绷不住了,下巴垫在桌子上小声抱怨道:“搞得我好想吃薯片。”没人理他,他只好又喋喋不休道:“裘总,你说王俊凯是不是在关心我?”

“都是表面功夫,你别上当,他指不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意图。”裘鹏入戏很快,一脸严肃像在拍谍战剧。

“可是他给我买吃的,还问我肚子疼不疼。”

“一袋薯片就把你收买了,你也太没骨气了。”

王源捏了捏自己的骨头,觉得还挺硬的。

“其实我感觉,他也不坏,只是他那些哥儿们太坑爹。”王源自言自语似地为王俊凯开脱,“不过我好像把他惹毛了?”

裘鹏奇怪地瞅了他一眼:“你还挺关心他?”

王源思索了一下,眨眨眼睛:“可能因为他帅。”

 

下午的体育课两个班一起上,男女生分开。自由活动的时候,王源和几个男生抱着篮球占了一个篮筐。刚分好队,隔壁班的人就过来说要打比赛。为首的几个王源都不认识,但后面那个大嗓门他认识。徐明明挑衅地看着他,他不穿校服短裤,偏偏要将长裤挽起来,光看打扮就不像好人。

“行啊,比吧。”王源说。

王俊凯坐在操场旁边,本来也要上去玩球,但一听说比赛,就不想玩了。他篮球打得一般,随便玩玩可以,一比赛就担心自己拖后腿。他对着球场观摩了一会儿,发现王源还挺厉害。王源没有体型优势,可是他反应灵敏,动作流畅,篮球在他手里就像活了,听话地往篮筐里钻。徐明明被他打得落花流水,手都摸不到球。渐渐的女生们也围了过来,她们看不懂球技,但看得懂王源的帅。花痴的议论声传入了王俊凯的耳朵,他不屑地掏出手机刷朋友圈。王俊凯有一个唱歌的爱好,最崇拜的偶像是周杰伦。后者新专辑的曲目上线了,王俊凯从兜里摸出耳机,去当忠实听众了。

将近五分钟的歌听完,王俊凯摘下耳机,才发现操场上一片骚乱——徐明明正在和一个男生扭打,女体育老师在旁边手足无措。

王俊凯走过去的时候,两个人已经被其他的男生给扯开了。徐明明拉了拉校服,冲王俊凯小声说:“凯哥,我给你报仇了。”

“怎么回事!为什么打架?”体育老师很生气。

裘鹏正在气头上,张嘴就要骂人,被王源挡了回去:“老师,他们班打球不干净。”

“别血口喷人,怎么不干净了?”隔壁班的男生不乐意了。

“就他!”裘鹏指着徐明明,“打球的时候故意拿肩膀撞我们,用脚踩人,还把他胳膊给抓成这样!”裘鹏扯起王源的小臂,细细白白的皮肉上一道红色的血印,血渗出来一层。伤不重,但是有点触目惊心。

严靖看着那道口子,有些心虚。这伤其实是他抓的,他早就发现了徐明明对王源的动手动脚,便在球场上一边打比赛一边注意着王俊凯,见后者盯着手机屏幕并不制止徐明明的行为,他便大胆地和徐明明同流合污了。他见徐明明变本加厉地为非作歹,便也趁乱抓了一把王源的胳膊。

王俊凯看见那道伤口,皱了皱眉,下意识地去看徐明明。徐明明摊手,表示冤枉,说这伤真不是他弄的。

体育老师觉得这事就是男生之间的小打小闹,便道:“篮球场上磕磕碰碰很正常,但是还是要注意安全。这同学你去医务室上点药,一会儿咱就下课了。”

老师走了,但人群还没散。王俊凯张了张嘴,对徐明明道:“不是你弄的?”

“我操,真不是我,王俊凯,你信他还是信我?”徐明明手指着王源。

王俊凯语塞,看了王源一眼,又移开了目光。严靖闭嘴装哑巴,不发一言。

王源觉得浑身都疼,徐明明比他高,故意带倒他很多次,他手掌被磨起了皮,火辣辣的,还沾上了一层土。他看了看王俊凯,对方站在他斜对面,沉默着不打算开口的样子。王源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,他忽然意识到,原来这些下三滥的行为,都是在王俊凯的默许下进行的。王俊凯和那些人不一样这点,倒是他想多了。

王源性子有点极端,他心里积压着愤怒、失望、委屈,这些情绪一旦膨胀,便在行为上发泄出来。他忽的把手里的篮球砸向了徐明明,力度不小,对方被砸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,所有人都愣了一下。

他掸了掸手上的土,脚跟一转就向操场旁走去,谁都没理。

王俊凯回过神,逮到了王源一个侧面,薄薄的像一片纸,鼻梁和下巴都长得很好,连成了一个挑不出毛病的优美线条。王俊凯感受到了对方扑面而来的愤怒,一条细瘦的背影离他越来越远,牵引着王俊凯的眼神和鞋尖。但王俊凯只动了动脚,没有迈开步子。因为这个背影是带着刺和棱角的,轻易不让人接近。在与王俊凯相处时,王源从来没有卸下过防备。王俊凯想起自己从没见过王源柔和的样子,心里竟然涌起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。

徐明明在王源身后破口大骂,王源全然不理会,把徐明明衬托得像个神经病。然而王源的愤怒和委屈却变成了无数把手术刀,切割着王俊凯的心脏,让他非常难受。王俊凯被这事搞得很不痛快,耳朵边还充斥着骂骂咧咧,心中更是烦躁。他忍不住吼了一句:“别骂了!”

徐明明见王俊凯黑了脸,立刻噤声。

王源捡起校服外套搭在肩膀上,走到水池旁洗手。他洗完了手心,又沾着水擦洗膝盖,王俊凯这才注意到他膝盖上也有摔倒的痕迹。注意到这点后,王俊凯心头又被叠了一层邪火。

陆林刚刚也在场上打球,跟徐明明一队。他没有参与这下三滥的勾当,但是从义气上讲,他也不能做揭发兄弟的事,于是一直没有说话。他知道王俊凯此刻心里正煎熬着,便走上前在对方耳边小声说道:“我看到了,是严靖弄的。”

陆林的父亲是外交部高官,家教很严,是这些哥们儿里唯一被王俊凯的奶奶所欣赏的。王俊凯知道他靠谱,所以一般重要的事情都跟他商量,听他的看法。陆林又说:“这事就是严靖他们做得不对,你不用顾忌他们。”

这话合了王俊凯心意,就好像他的一意孤行终于得到了附和,干什么都有了底气。之前在校长办公室为王源开脱,是因为王俊凯不想与纨绔子弟同流合污。那现在这股邪火,只能解释为他见不得自己的朋友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王源。至于为什么见不得,王俊凯只能归结为自己正义感爆棚。

“等我回来再跟你们算账。”王俊凯指了指徐明明和严靖,后者面面相觑,不知道他要找自己算什么账。

王俊凯不理他们,黑着一张脸朝王源走了过去。王源身边的裘鹏先瞅见了他,以为他是来打架的,赶紧撸好了袖子。王俊凯并不看他,在王源面前站定,道:“我陪你去医务室。”

王源就当没听见,直接从王俊凯身边走了过去。

王俊凯一把抓住他的手腕:“我陪你去上药。”

“放手。”王源面无表情,使劲想要挣脱王俊凯的掌心。他自认为认清了王俊凯的真面目,刚刚还在心里发誓这辈子绝对不再和王俊凯那一群人有任何接触。结果刚发完誓,王俊凯就跑过来了。

王俊凯死活不放,干脆不再征求王源的同意,直接拉着人就走。他身体长得比王源厚实,王源根本站不住脚,脸上也破了功,露出了惊慌的可爱表情。

“你放手啊,我不去!”王源把身体朝后使力,与王俊凯展开拉锯战。

王俊凯前进缓慢,耐心被磨得所剩无几。他皱着眉回头看了一眼王源,王源被他这一看,忽然有点怂,力气断了几秒。就这几秒的空隙,王俊凯攥着王源的手腕向前走了好几步。王俊凯的步伐连贯起来,王源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,但他依然不肯乖乖听话,一直闹着别扭。

“王源,你再闹我就扛你过去。”王俊凯忽然回过头威胁他。

王源愣了一下,被他这玛丽苏一般的台词震得目瞪口呆。

这人也太霸道了吧。


TBC


下一章

评论(273)
热度(2108)

© 速冻汤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