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冻汤包

请祝愿我当个手速小能手 @Miss Doris

系马垂柳边

- 很开心我们凯源能够参演《诛仙》,期待哥哥弟弟的表现!!

<<<

南方的深冬向来折腾死人不偿命,就像披了一层浸湿了的棉被,又寒又湿,即使裹着羽绒服,寒气也依然逮了缝往里钻。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影视城过冬了,没有暖器的日子难熬难受,白天在外面跟着剧组受冻,晚上回了酒店猛开空调,没个两三天,准感冒。我跟着现在的主任做剧务有一年多了,上个月他打电话给我,说年底有个活儿,大IP电视剧,问我干不干。我当然不敢给他贴冷屁股,一口就答应了下来,为全剧组衣食住行忙活了大半个月。我早早地安顿好了制片导演,又得裹着羽绒服去酒店门口接演员。和我一起的还有投资制作方的一个姑娘,穿得比我更少,在风口瑟瑟发抖。

我跟她聊天套近乎:“你们公司真有钱,给工作人员的待遇比我上个剧组好多了。”

她很客气:“你们这几个月那么辛苦,应该的。” 

我看她冻得原地小步跳,说:“要不你回去吧,一会儿我带演员上去就行。”

她摇头:“一会儿来的那俩小鲜肉,我还想要个合照呢。”

我意会,也跟着她傻笑了一番。我之所以一口答应跟着这剧组干,除了还主任人情,也是有我自己的私心。学生时代全班都抱着《诛仙》啃,我当然不例外,甚至还为了里面的角色在网上跟人吵过架。《诛仙》要拍电视剧,请的演员还都是当红的明星,我在这做剧务,再挨冻也值了。她说的那俩小鲜肉,我也感兴趣。火爆的少年偶像,在我们这些影视行当里,还是被调侃为“传说中”的存在。

我和那姑娘在酒店门口继续哆嗦了五分钟,就见远处开过来一辆车,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。车门开了,从里面跳下来一个人,被冷风吹得缩了一下,然后回头往车内看。在他身后窜出来的人感觉比他活泼一些,探出车门时真真切切地小声惊呼了一句“好冷”,然后整个人缩成了虾米。他俩一起朝我们走过来,哥哥姐姐得一通叫。

我和那姑娘都有点手忙脚乱,他们冲我们鞠躬,我们也冲他们鞠躬。我应付大人应付习惯了,反倒不会招待孩子了。成人之间的那些说辞,放到这竟变得不太合适。我和酒店的服务生一起接了行李,俩小孩也在旁边陪着,等进了大堂,小孩儿看上去也都风尘仆仆的了。我知道大一点的王俊凯演少年林惊羽,小一点的王源演少年张小凡,本来想好好端详一番的,也被这冷风吹得没了心情。

王俊凯和王源都穿着短款的厚外套,不知道是棉袄还是羽绒服,时髦又靓丽,把我衬托成了一只熊。我忍不住替他们父母操心,这一看就是没穿秋裤,要风度不要温度。我在前边带路,他们俩和随行的助理跟在后头,我不时听到男生特有的在兴奋时发出的悉悉索索的声音。他们心情好,我竟然也跟着好了起来。就像那个和他们合了影的女工作人员,在拍照时竟然看上去年轻了五岁。小鲜肉的魔力真他娘的神奇。

人家之前在电话里点明了要住一起,我就给定了个套房。房间很敞亮,王源进去后转了两圈,然后身子一歪,跟散了架似的摔在了床上。我在小客厅和助理说了会儿话,就见王俊凯开始在床边嚷嚷着让王源把外套脱了。王源趴着装死一动不动,王俊凯就上床把他翻了个个儿,拉链一拉,便往下扯外套。

助理说:“小孩儿太闹了,这次一起进组不知道要折腾成什么样。”

我摆摆手表示无碍,等走过去看他俩的时候,他俩已经在床上疯打成了一团。见我过来,王源先收了手,坐起来等着听我说话,脑袋像个小鸡窝。我特别慈爱,慢慢地说:“你们这个羽绒服中看不中用,得要长款的才行。每天还要很早起来做造型,那温度能冻死人,所以秋裤必须要穿。”

王俊凯坐起来的时候还顺手扒了扒王源的头发,声音很温顺:“谢谢哥哥,我们穿秋裤了。”

我当时心里就想,这俩小孩太乖了,再叫我两声哥哥,我都要长兄如父了。但再怎么乖巧,隔阂还是存在的。王俊凯和王源就像是个连体婴,一个人表了态,另一个人不用多想,也是这个意思。所以他们肆无忌惮地使用着“我们”这个只面向外人的词汇,除了他们俩,其他人都是别人。我单身两年了,用到“我们”的时候,一般是指“我们的祖国”。人家可好,连穿条秋裤都可以“我们”,真是后生可畏。

 

王俊凯和王源在相貌上是两个不同的类型,从“帅”这个角度上说,他俩是殊途同归。我跟他们渐渐混熟了,他们的形象在我脑中不再是平面照片,而是变成了两个立体的大活人。王源将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这个词诠释得太透彻。他看剧本的时候,整个人陷进软塌塌的椅子里,旁人只能看到他侧面的轮廓,像灵秀的山峰,但又富有孩子气的棱角。他白得很,脸不胖,但却红润。他虽然相貌可爱,但却对旁人透漏着疏离的气质,好像周遭都是泥土,他是天上的云。但是这一切又都是我的错觉,他活分起来比谁都闹腾,兴致来了还爬过树。我有时候也得承认他比很多大人都心思通透,且具备幽默感。所以当他捣蛋的时候,大家心里都是又气又好笑,谁也不会责怪他。他身上还有一股让你想给他买东西的力量,这种毒,王俊凯中得最深。因为王源实在奇妙,他会爷们儿似的耍帅,也会小可爱一样的撒娇卖萌,总有一面能让你心甘情愿地对他投降。

王俊凯在片场趋于安静,回到酒店才变成孩子王。我第一次与他对视,被他框进眼中的时候,着实惊艳了一把。他的眼睛像漫画里的帅哥,长宽都是黄金比例,睫毛长,眼尾不上挑,但是勾人。他在生人面前是温吞的猫科动物,等混熟了以后,他就会窜到你身上来,或者和王源一起合伙整你。我经常被他折腾得力不从心,可一旦给他看通告,他食指和拇指又开始拿捏着认真,翻页时都一丝不苟。王俊凯很像小虎崽,走起路来威风凛凛的,其实还是小孩儿心性。我和剧务组的其他人打趣过他,问他有没有女朋友有没有理想型,他笑得很不好意思,每次都语无伦次地乱解释一通。他身上矛盾重重,霸气又软萌,懂事又任性,只有王源最能对付他。

他俩在剧组待的时间不长,大队尽量提前进度,七点出发,他们五点就要起来做造型。我操着一颗亲爹心,专门跑到套房看他俩起来了没有。助理给我开的门,他们俩都挤在厕所里,顶着两张涂着洗面奶的大白脸看我,这诡异的画面竟然给我一种奇妙的居家感。小孩儿拍戏很认真,从来不迟到,就算十二个小时拍够了,也是导演不发话就不走人。但到底是挨不住冷,也不知道从哪买了两件情侣款长羽绒服,天天裹着在片场行动。

我们一群人都爱打趣他俩,尤其是在他俩穿了情侣款之后。我在王俊凯面前提王源,总是要在前面加一个“你家”。王俊凯听了也不反驳,跟我一起傻笑。等王源来了,我和王俊凯就笑得更欢。王源一脸莫名,但也带着笑,只是小声问句:“干嘛呀?”眼睛是瞅着王俊凯的。王俊凯总爱逗他:“不得行,你还小,不告诉你。”

王源好脾气地反驳:“我15了,不小了。”

“不,你最小。”

一到这个时候就没我什么事了,“小情侣”继续车轱辘小不小的问题,你一句我一句,总能把人逼得离开他们的小天地。我十五六岁的时候,跟哥们可不是这么互损的,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。

一部剧拍三个月,剧组难免开小灶。主任买了好多大棒骨,煮了一大锅,加了些芋头和玉米,香得馋死人。我们几个做剧务的,再加几个演员,自备碗筷,开吃。演员又带上来一箱啤酒,大家吃得尽兴,八卦乱讲,说话都开始糙了起来。

过了会儿门后面探出来一个脑袋,毛茸茸的,说了一句:“好香啊。”

是王源,他在肚子前面抱了一个暖手宝,穿了一件长绒外套,像一只松鼠。见到他,我们一群没正经的瞬间变成了慈祥的大人,到嘴头的粗话全咽了下去,我还把烟给掐了。不一会儿,王俊凯也出现了,他穿了黑色的长外套,明显是哥哥的样子,熟练地把王源拉到自己身边来。这成双入对的,就没见他俩落单过。

主任家里有个儿子,和他俩差不多大。跟着剧组干活的人,都是长年累月不在家,主任看见他俩,就想起自己的儿子。边上还剩一个空碗,主任给他们一人盛了一个大棒骨,贴心地插好了吸管,交到了小孩手里。碗只有一个,筷子也只有一双,都是在王俊凯手里的。王源坐在小凳子上,双手揣在暖手宝里,看着王俊凯夹起了一块芋头,放在嘴边吹。我看见王俊凯嘴角衔着笑,就知道他又要调戏王源了。

果不其然,王俊凯夹着芋头靠近王源的唇边,王源刚一张口,他又迅速塞进了自己嘴里。他一边嚼一边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配合着鼓起的腮帮子,倒真像个叉烧包。王源无奈地咧着嘴笑,这时候的他看上去要比王俊凯成熟多了。王源是个倔强的小孩,长得软萌,其实原则性很强。只是他一旦碰上王俊凯,就护短心切,干什么都由着对方。

“王俊凯你个哈儿,哥要吃芋头。”

“来,哥哥喂你昂,张嘴。”

我们一群人都在旁边偷偷地笑,只有主任这个老男人不开窍,还在那瞎嘀咕:“要是有两双筷子就好了,万一打起来咋办。”

我差点笑喷,小声说:“您别担心这个,指不定又是吃得少,喂得多。”

 

我跟王俊凯与王源,走得要比其他工作人员近些,是可以在房间里围观他俩对戏,一起坐床上打扑克的交情。对戏的时候他俩很容易笑场。王俊凯一紧张,会把小凡说成小源,而王源偏爱加戏,过了几条以后,就会不按剧本哭哭啼啼地演起琼瑶剧来。后来我就带一把瓜子,一边嗑一边看。但斗地主的时候就不太有趣了,他俩经常开黑,一旦我揭露他们的罪行,他们就嚷嚷着该睡觉了。

剧组工作繁重,跟小孩子玩一玩,还能缓解一下疲劳,所以我一般不跟他们计较。但到底不是深交,他们之间的小九九,我也只是略知一二。后来他俩吵架的时候,几乎所有人都跑过来问我来龙去脉,可惜我也是一头雾水,丝毫答不出来。

那天清晨,我本打算和他们一起结伴从酒店出发。到了房间门口,王俊凯已经出来了,他跟我问了好,声音冰凉,整个人有些凛冽过头了。我知道现在的年轻小姑娘都钟爱他这个样子,可是我作为熟人,还是更喜欢看他傻笑。王俊凯和助理去乘电梯,我还在原地打转,我在纳闷他咋个不等王源呢?

过了会儿王源才出来,身边跟着另一个助理。他看见我,笑着打了个招呼,但是不太走心。王源把情绪收得很好,我几乎感觉不到他有什么异常。但一路上他过于沉默了,虽然看上去还是一颗嫩芽,可却没了生机。上了车,王俊凯也坐在里面,他带着耳机闭目养神,没理会王源。我忍不住想笑,说白了还是小孩子吵架,即使分开行动,也没敢真的把车开走。

男生之间闹矛盾,通常打一架就好了,我还真没见过玩冷战的。那天王源戏份多,大部分还是和小田灵儿的对手戏。小灵儿穿得明艳动人,小小凡在后面追着她跑,导演要求演员营造出青梅竹马的氛围。当然,小小凡这边还要再加上一些仰慕。其实王源和饰演小灵儿的演员并没有特别熟络,前几天拍初识戏的时候还一帆风顺,可如今,戏里的小灵儿和小小凡已经有了朋友般的亲昵,但戏外的演员却还都拿捏不了情绪。

王源和小灵儿状态都不好,感觉始终不到位。导演索性先拍王俊凯的戏,让王源和小灵儿去一边儿玩闹,建立感情。王俊凯正在跟着武指练剑,刷刷的剑风简直能降温,配上他那一张冷峻的脸,效果出奇得好。少年林惊羽练剑这场戏几乎是一条过,王俊凯跑到导演身边看效果,一边看一边笑,就好像除了王源,他跟谁都合得来。

而我目前的工作是照看王源和小灵儿。他俩蹲在地上抠土,与其说是玩,不如说是聊天。小灵儿问了王源很多戏外的问题,她问一个,王源答一个。所以问题与问题之间的空隙,通常是冷场的。这不像王源,他是活跃气氛的高手,捧哏逗哏都擅长。我知道这是因为他没有兴致,像个打蔫了的茄子,说话都是干巴巴的没水分。不过在外人看来,小小凡和小灵儿头对着头抠土的样子,还是挺亲密的。于是凯哥黑脸了。说来也神奇,我注意到王源和其他人的互动后,第一反应竟然是去看王俊凯。当我看到他如我所料那般吃醋不爽后,心里竟然还隐隐地兴奋了起来。

偏偏王俊凯还得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,但是他的身体又比较实诚。有时候肩膀都半对着王源了,他还能将脖子生生扭回去不看对方。王源可能是抠土抠得心思通畅,率先站了起来,带着小灵儿回片场继续拍。开拍的时候,王源表现挺出彩,对着田灵儿的时候是一副雀跃又小心翼翼的模样,有时候还呆头呆脑的。小灵儿也顺势做出大小姐一般的娇俏举动,大方得体地逗小小凡,笑声也自然了许多。我蹲在王俊凯旁边,故意说:“源源好入戏啊,跟小灵儿感觉太对了。”

“谁说的,明明哪都不对!”王俊凯小声地反驳我,裹着羽绒服气鼓鼓的。在我这种过来人眼里,他那样子完全是一只炸毛的猫。

我问他:“你跟源源为什么吵架啊。”

王俊凯沉默了一阵,说:“他不乖。”

我一愣,没忍住笑出了声。他见我捂着嘴偷笑,有点气急败坏。我憋住笑,问他细节,他就不讲了。后来直到《诛仙》拍完,他俩的吵架原因也依然是个谜。他俩杀青后,我们在微信群里还讨论过这个事,结果被王俊凯中途截胡,直接发了一张他和王源的合照,发完立刻撤回,秀了我们一脸。

一整天下来,他们俩互相倔着不肯跟对方说话,在我看来,纯属自讨苦吃。对方拍戏的时候,他们比导演看得都认真;等对方一下场,他们又都立刻把头低下去看剧本,这戏演得,我瞧着都嫌累。我跟他们两个人的助理聊了聊,助理都没把吵架这事放心上,还跟我讲了个趣事。说王俊凯小小年纪思想特别保守,自己不露肉,也不让王源露肉。有一回王源上节目,衬衣扣子掉了,就为这事,两人吵了两天。我听完瞠目结舌,心想王俊凯真的是把王源当成自己的一部分了,管着宠着念叨着,甚至用任性的方式对他好。在剧组这几天,王俊凯有时候说王源还小,有时候又说王源不小了,我本以为这只是小孩子之间互相打趣,现在看来倒是有更深的意思了。也许是想看你一点点长大,又不舍得你一点点长大,从而既欣慰又失落的感情吧。我没办法理解得太透彻,毕竟我没有对什么人产生过这种感情。

快下班的时候,王源拍了场水边的戏。这场戏很关键,虽然后期需要加很多特效,但是演员得事先做出反应。结果王源没掌握好平衡,一下摔河里去了,半边身子都湿了。大冬天的,天气本就寒冷,河水更是冰凉刺骨。他一落水,大家都慌了,连忙拿着羽绒服冲上去把他裹住。王源被冻得哆哆嗦嗦,走路都不利索,双手拢在嘴边不停哈气。导演赶紧让人把他送进棚,沏姜茶给他喝。

王源喝了两杯姜茶,身子暖和了一些,盘腿坐在椅子上还冲我傻笑。他不狼狈,反而更像是经历了什么刺激的事一样,我只能说年轻人的心性真的是铁打的。水壶里没热水了,我只得重新烧,一边烧还一边想,王俊凯去哪了,他们家王源掉水里了,他怎么没影了。

我端着新沏好的姜茶去找王源,走到入口,发现我不能进了。棚里,王俊凯正坐在王源旁边,羽绒服披在王源的身上,王源怀里还多了个热水袋。我说怎么没热水了,原来是被王俊凯拿来灌热水袋了。他们俩凑得很近,小声说着话,哈气都融成了一团。这时候的王源跟我刚刚见到的王源判若两人,他神情柔软,低垂着眼睛,听王俊凯说话的样子很乖巧。他甚至会主动往王俊凯的怀里凑,缩成一团的样子让人心生怜爱。王俊凯顺势将王源拢在怀里,表情心疼得要命。可能这种样子的王源只会在王俊凯面前表露,他们窝在一起的样子,像两只从同一个森林里跑出来的小动物。所以不管身边有多少人,他们在委屈时还是最渴望得到对方的关怀吧。

我听到王源在王俊凯怀里说:“你不要跟我生气叻,离开剧组以后还有那么多通告,我还得和你保持距离……”

王俊凯的脸贴着王源的太阳穴。把怀抱又收紧了些。过了一会儿,他轻轻地说了句对不起。

我看着他俩抱在一起的样子,忍不住有些唏嘘,心里挺不是滋味。我这才意识到,原来他们每天在剧组里说说笑笑亲密无间的场景,是在其他公开场合里看不到的。我有些懂得他们为什么会被约束,但又觉得这对他们而言未免太不公平。我不知道他们在心里如何定义这些约束,但是适应约束的过程一定非常痛苦。就像王源抱着暖手宝侃侃而谈,王俊凯惬意地向他投过来的一束目光;或者是王俊凯书包里装着的两盒牛奶,或是两人共用的柠檬味唇膏,这些在我们眼里,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如果生生地将这些事情抹除掉,那么最后所呈现出来的王俊凯与王源,不就成了别人吗?

很显然摄影棚里的王源已经不需要什么姜茶了,他已经在王俊凯怀里了。

他们在剧组待的时间很短,一个多礼拜,两个人都杀青了。那天晚上,我们一群人带着他俩下馆子小聚了一番。吃完饭,我们又去唱K,王俊凯一上来就点了周杰伦的《安静》。王源冲我吐槽道:“他每次去KTV都要点这个。”我说,那你去抢他的麦啊。王源抿着嘴笑道,让他唱呗。

他们的关系很令人羡慕,KTV里有自助的小甜点,王俊凯拿回来的,王源都爱吃。其他人唱歌的时候,王源要么拿着个小摇铃狂high,要么和王俊凯一起缩在角落里讲悄悄话。有人鼓动王源和扮演小田灵儿的演员一起唱情歌,王俊凯直接将王源拦在身后,一边笑一边毫不犹豫地大声道:“不行不行,这是我的人。”大家听了都笑成了一团。

霸道宣示主权的王俊凯,和被他拦在他身后、温顺地冲他笑的王源,是我对这两个小孩最后的印象。他俩回到了少年偶像的忙碌生活中,我们则继续窝在影视城拍戏。微信群没有解散,我们聊天的时候,王俊凯和王源偶尔也会加进来。王俊凯几乎每句话后面都有表情,相比之下,王源要简明扼要的多。他只有在和我们对话的时候才会带上孩子气的表情符号,而对待王俊凯,他往往是直来直去。可尽管如此,王俊凯依然喜欢逗他。王源会“你牛你牛”地取笑,而王俊凯则是回一个“傻子”,后面再带一个捂嘴笑的小表情。

像我这种操着一颗亲爹心的人,一看到他们俩在群里扯淡,就会有莫名的安心感。

拍完《诛仙》,我又跟了另一个剧组。闲暇时和别人聊天,我也会说起王俊凯和王源。他们俩算是小鲜肉里最鲜的一批了,所以大家对他俩都表现得颇为感兴趣。

有人跟我说:“他们好像哥哥和弟弟啊。”

我点点头,但又觉得不尽然,于是赶快摇了摇头:“我觉得不仅仅是哥哥和弟弟。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我苦思冥想,努力组织语言好一会儿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“我从他们身上体会出了一种很深刻的关系,很特殊的感情,可是我表述不出来。如果你有机会见到他们,你就懂了。”

 

END

评论(222)
热度(5091)

© 速冻汤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