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冻汤包

请祝愿我当个手速小能手 @Miss Doris

狭路相逢 04

上一章


04


王源不挣不闹,安静地跟着王俊凯的脚步,可王俊凯却依然攥着他的手腕不放,生怕他半路开溜。王源就当他是少女心发作,由着他去。两个帅哥拉着手腕在学校里走路,这画面最合女生们眼缘,一个在前一个在后,互相又不讲话,跟情侣吵架了似的。


王俊凯头脑一热就管不了那么多,王源又不屑于管那么多,所以两人就以这么个姿势一直走到了医务室。医务室的老师正在电脑上开小差玩纸牌,被他们俩吓了一跳,于是语气不善,问:“怎么了?”


“老师,他胳膊划破了,来上点药。”王俊凯还是没撒手,老师看了他两眼,起身去柜子里拿药水和棉签。拿好了东西,她转过身,见王俊凯还跟护犊子一样的站着,便调侃了一句:“怎么着,你涂还是我涂?”


王源无语了一番,跟王俊凯小声说:“放手。”


王俊凯一愣,连忙把手松开了,被攥住的地方都有了一片红印。王源坐在椅子上,伸着胳膊让老师上碘酒。老师的动作算不上轻柔,药水刺激到伤口,惹得王源倒吸了口冷气,嘴里也发出了“嘶”的声音。


王源“嘶”了好几下,王俊凯就道:“老师,您轻点。”


老师停下手头的活,觉得这俩男生真有意思,于是把手里东西朝王俊凯一递,说:“事儿还挺多,要不你来?”


“就让他来。”王源忽然道。


“我来就我来。”王俊凯把袖子推到手肘处,接过碘酒和棉签,坐在王源对面给他上药。王俊凯拿着棉签,在那伤口上蜻蜓点水,动作是真的温柔,一点点用棉签轻轻地抚。王源有些尴尬,叫王俊凯过来上药是出于打击报复的心理,可没想到对方倒是这么周到,动作小心又轻柔,居然用碘酒就把他顺得没脾气。


老师嫌弃道:“大小伙子至于吗,玻璃做的啊。”


王俊凯没理她。处理好胳膊上的划痕,他转而去照顾破皮的膝盖。王俊凯认真起来便不发一言,聚精会神地将碘酒涂抹在伤口处。王源没想到王俊凯还知道腿上的伤口,心脏被戳了一下,又见那一双桃花眼目不转睛的样子,觉得被盯住的那块皮肉都要痒起来了。他动了动腿,被王俊凯念叨了一声不要动,又乖乖放着被上药。


老师自讨没趣,又回去玩纸牌了。王俊凯上好了药,问道:“还有哪?”


皮外伤倒是没有了,但王源盘算着扳回一局,便皱着脸说:“肩膀疼,腰疼,腿疼,哪儿都疼。”


王源自以为横眉竖眼,其实五官皱起来的样子生动又可爱,结果被王俊凯理解成了撒娇。“这么严重啊。”王俊凯露着两颗虎牙笑,“那我只能扛你回教室了。”


此时的王源还不了解王俊凯,他坐着没动,不屑于和王俊凯开玩笑。


王俊凯弯下身子,一只手搂着王源的腰,一只手卡着他的腿,再一起身,王源就挂在了他肩上。一阵天旋地转,王源差点嚎出声来,两只手一下子抓紧了王俊凯的校服,小腿像鲤鱼尾巴一样胡乱扑腾,王俊凯的校服立刻多了几道灰印子。


“王俊凯你有病!快放我下来!”王源一边骂他,一边又怕自己摔下去,声音发出来都是抖的。王俊凯不知死活地掂了掂,被王源的胯骨硌得生疼,忍不住“哎呦”了一声,道:“你硌死我了我跟你讲。”


老师急忙过来制止,声音拔高:“干什么!快放下来!”


于是两个人紧张兮兮地结束了这个游戏,为了防止发生意外,手上还都抓着对方的衣服。等王源的双脚再次着地的时候,两个人的校服领子都被拽开了一个大豁口,一个露了锁骨,一个差点露到肩膀。露得多的是王源,他尴尬地调整了一下校服外套,嘴里说:“干嘛,非礼啊?”


王俊凯瞅了眼他白花花的锁骨,咳嗽了两声,将校服扯了扯。心想这人怎么长的,脸已经够白的了,结果肩膀还得再白一个色号。


两个人同班同学,只得一起回去上课。一路上没人说话,都暗自较着劲。本来王源最擅长炒热气氛,偏偏他一言不发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。王俊凯没辙,觉得自己终究是理亏,估摸着要不要道个歉。可他是个心高气傲不轻易道歉的处女座,上午刚说完了对不起,现在要他替别人再说一遍,他可不干。


王俊凯嘴上没有作为,眼睛却没闲着。他悄悄地从侧面打量王源,所谓一白遮三丑,何况王源本身就长得好,这么一看就跟发着光一样。他与王源之间牵扯出了太多瓜葛,对于王源的外貌,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标志的印象,现在仔细一观察,这印象就变得具体起来。王源这副长相,打篮球的时候是帅的;噘着嘴不理人的时候是可爱的。王俊凯觉得这太复杂了,在他看来,都是好看的。


王俊凯注意到王源校服里面的白衬衫和脚下的篮球鞋都挺潮的,看来对方并不是个死读书的书呆子。尤其是他手腕上那块手表,王俊凯认得那个牌子,在国内买可贵了。王俊凯在心里啧啧了半天,这年头,有钱人真是太多了。


走到教室的时候,老师已经在上课了。王俊凯喊了报告,老师见是他们俩,想问问迟到原因又觉得多余,便直接让他们回去坐了。王俊凯坐下来,眼睛又忍不住地瞟向王源。王源的背脊瘦成了一条,一边拿课本一边和同桌小声说话,嘴巴一张一合的,王俊凯忽然很想知道他在说些什么。他得承认他在王源心里是个无关紧要的人,比不上裘鹏,比不上篮球,甚至可能比不上一盒巧克力。


王俊凯决定为自己刷存在感,有些话不好意思当面说,但是写出来还是可以的。他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,语气诚恳地述说了起因经过结果。他担心字丑,便写得一笔一划,一张传话用的纸条活生生被他写成了情书。写到最后,连他自己都羞耻得不忍直视,索性团成一团扔进了书包里。


王源正嘟着嘴巴夹笔玩,后背忽然被人戳了两下。王源回过头,接过了后座递给他的纸条,无声地询问是谁传的。他后桌做了个口型,三个字,是王俊凯。王源闻言看了王俊凯一眼,后者虽然埋着脑袋,但小幅度晃动的膝盖还是暴露了他忐忑的内心。王源忽然觉得有点好笑,王俊凯这一颗少女心,有时候真是让人大跌眼眶。


纸条上规整地写了三个字,对不起。这简单的三个字,冲淡了一层怨气。这句话王源也写过,是在果汁盒子的便签上。写完以后,他还悄悄地放进了王俊凯的抽屉里。那时候他是真心实意地对王俊凯心怀歉意,然而后面发生的事又让他讨厌起了王俊凯。但少年人的情感总是来去匆匆,现在他心里对王俊凯又没什么气了。之前在楼道里之所以沉默不语,其实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有什么能说的。


写点啥好呢,王源迷茫了。


下了课, 裘鹏看了看王俊凯的字条,一脸嫌弃地切切了两声:“你这就原谅他了?你也太好说话了!这种人,你干脆甭理他!”


王源开始絮叨:“你看啊,本来就是我先弄伤了他,后来校长室里他也站我这边,然后……”


裘鹏懒得听,直接打断了他的话:“哪儿有那么复杂,就是看他不爽,以后绕道走。”


王源愣了两秒,对,没有那么复杂。他此时此刻不讨厌王俊凯,大家同班同学,何必掰扯得那么清楚呢。这事就放着吧。


王源不纠结了,可王俊凯还纠结着。一节课过去了,王源依然没有回他纸条,他一颗心总是悬着,再怎么分神,思绪还是会被拉扯到这件事上。王俊凯觉得瓦凉瓦凉的,第一次有人这么狠心地对待他,他的玻璃心都碎了四五回。王俊凯累觉不爱,只得不断虐待前桌的严靖,教训他不该在球场上动手动脚。王俊凯发起火来挺吓人,严靖被他折磨得要精神分裂了。


“你到底道不道歉?”王俊凯也不耐烦了。


“……我不去,得让徐明明跟我一起。”


“成。”王俊凯知道严靖本质上是个怂货,点点头答应了。


下了课,王俊凯押着徐明明和严靖回了班。徐明明一路上叽叽喳喳,心里不服,处处跟王俊凯唱反调。王俊凯脾气上来了,脸上便也不挂表情,抿着嘴降火。徐明明害怕他真生气,只得不甘不愿地老实了一阵。


回到了教室里,王俊凯找了一圈,竟没找到王源。徐明明一看,立刻憋不住了,骂道:“老子来给他道歉,他还给老子玩失踪!”声音不小,严靖吓得拿胳膊肘使劲捅了他一下。


自从王源被撤职,以前的副班长就被转了正。他见王俊凯在门口站着,赶忙过去通告:“王俊凯,班主任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。”


“666,那你快去,我不奉陪了。”徐明明顺着台阶下,一转身就要跑路。


王俊凯扯着他的领子警告:“这事没完呢。”


徐明明的领子都被拽豁了,他看着王俊凯离开的背影,气不打一处来,跟严靖诉苦:“他他妈吃错药了吧。”


严靖:“我是怕了他了,以后看见王源,我绕道。”


 

五中的教学楼和办公楼是分开的,中间用一条长廊连接,除此之外还有两栋教学楼在操场的另一边与主楼相望。A市的地皮向来金贵,五中的规格在中学里算是大的了。这是王俊凯妈妈的母校,环境和师资都是拔尖的水平,是他妈妈强制在他的第一志愿里填上了五中。他妈妈平时神龙不见尾,就在这事上管过他一次,王俊凯不敢不听。


只可惜他的中考成绩没有王源那么优秀,离五中的录取分数线还差两分,而择校分倒是够了。对待五中,王俊凯一家颇有诚意,父母都来了,大事小事亲力亲为,带着他见校长、办理择校手续。一听说王俊凯去了五中,那几个狐朋狗友便也让父母将他们转到了五中,差了一百多分的人,也能坐进同一间教室。


王俊凯以前从没在乎过这些事。但开学这几天下来,他终于切实体会到,在旁人眼中,他们可能都是大同小异的“坑爹货”。


而王俊凯骄傲的性子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这个认知。所以他只得不断地去索取王源的原谅,再通过这份原谅来缓解他内心的自我否定。


王俊凯到了办公室门口,敲了两下门,喊了报告。


一间办公室有四个老师,靠窗的是他们班主任。此时班主任对面还站了一个人,王俊凯看了一眼背影就认出来了,是王源。


班主任探出脑袋冲他招了招手:“啊,王俊凯你过来。”


听见声音,王源回过头看了看王俊凯,王俊凯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。开学第一天,他被叫到校长办公室,里面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生回过头,对着他露出了好奇的眼神。小男生长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,瞳仁又大又亮,里面的喜怒哀乐都能扣人心弦。王俊凯能记得这么清楚,是因为那天是周一,学校规定必须穿制式校服,小男生盘儿亮条儿顺,王俊凯看一眼就觉得惊艳。


虽然后来发生了很多事,但在王俊凯心底里,王源一直是他初见时好奇的小梅花鹿。即使王源发起狠来也颇为不好伺候,但王俊凯从来没有真正生过他的气。


王源收回了目光,往旁边挪了挪,于是王俊凯听话地站进了他腾出来的位置上。班主任看了看面前并排着的两个男生,那叫一个赏心悦目,忍不住信心大增。


“过两天是教师节,学校要办晚会,让我们每个班出一个节目。老师知道你们会乐器,所以想让你们一起出一个节目,代表咱们班上台。”


王源愣了愣,他设想了很多种情况,愣是没想过老师会让他和王俊凯一起表演节目。他悄悄地拿余光去瞥王俊凯,可碰巧对方也在偷看他。目光被双双撞破,两个人都尴尬地动了动身子。


班主任一脸期待,见两个人都没说话,又道:“这是班级荣誉,而且会有相应的量化分奖励,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展示机会。”


王俊凯不知道的是,他奶奶曾背着他给班主任打了电话,并询问了王源的情况。老教授在电话里郑重嘱托,希望孙子能多和优秀的学生交往,不要总是和纨绔子弟走得太近。班主任当然明白她的意思,承诺了会找机会给王俊凯调整座位。所以即使班里多才多艺的学生有很多,班主任还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们,撮合两人结交朋友。


但此时两个人谁也不出声,不知道都在心里盘算着什么。班主任遇到了冷场,急忙催促道:“你们倒是说句话,如果不行,我就找别的同学了。”


“行。”


这句话是异口同声说的,两个声线叠在一起,连结束的时机都一样。王源忍不住笑了出来,他转过头去看王俊凯,再次对上了对方的眼睛。这次王源没有退缩,而是正大光明地迎了上去。王俊凯被他这么一搞,反而不好意思起来,说了一句“你干嘛啊”。


一个笑加一句嘟囔,砰得就撞碎了两人关系上结的冰。王源在心里哼了一声。他算是知道怎么对付王俊凯了,你退,他进,你进,他就退。


班主任眉开眼笑:“好好,那就你们俩了。想表演什么你们自己定,老师相信你们。”


王俊凯天生适合当leader,万事开头难,他偏偏就喜欢当那个起头的。回教室的路上,王俊凯首先提起了表演节目的事。他们俩一个会吉他,一个会钢琴,能选的曲子太多,一时拿不定主意。王俊凯的吉他是自学的,当初他瞒着家里人偷偷找了老师,吉他也不敢背回家,行踪诡异,还是被小张撞破的。可没想到事情暴露后,家里竟然都是支持的态度,他爷爷还出钱送了他一把新吉他。这让当初中二热血的王俊凯差点组了个乐队,终身投身于音乐事业。


提起钢琴,王俊凯也有的说。


“当初我奶奶非要让我学钢琴,买了一架放家里,我学了两天就不想学了。”


“我当初也不想学,但是我妈管得太严,慢慢地就坚持下来了。”王源发现王俊凯热络起来什么都讲,于是也放开了话匣子,“比起钢琴,我更喜欢唱歌,以前还上过电视呢。”


“你喜欢唱歌?”王俊凯的眼睛瞬间亮了。


于是曲目的选择从茫茫大海捞针,缩小到了周杰伦。


 

离教师节只剩四五天,排练时间并不充裕。王俊凯的意思是,尽快把曲目定下来,然后赶紧合一遍看看默契。有王俊凯在,王源便也懒得操心,由着他安排。王源当这场文艺汇演是差事,当王俊凯是同事,以完成任务的心态走一步看一步。他是个内敛的人,极少大喜大悲,对不在乎的人和事,他通常以无所谓的豁达情绪来应付。他和王俊凯之间纠葛太多,虽然算是冰释前嫌,但是王源并没有与其深交的打算。所以本来,他也该是以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去对待王俊凯的。


可是王俊凯太容易认真了。他自小在大院里长大,勉强算是放养。但由于环境比较特殊,再怎么放养,他也轻浮不起来。个性使然,王俊凯很重视这次和王源的演出,闷头对着播放列表找了一天的歌。王源见他这么上心,面上有点挂不住,也重视了起来。


课间,王俊凯拿着手机坐到王源前面,在王源的耳朵里塞了一粒耳机。耳朵向来敏感,被指腹一蹭,王源吓得缩了缩肩膀。


“你听这首,怎么样?”王俊凯塞着另一只耳机,一脸期待地看着他。


王源看了看对方一张真挚的脸,目光移到了王俊凯嘴角处淡淡的伤口上。他已经被王俊凯扰乱了步数,说好的在王俊凯面前做一朵高岭之花,现在却不知不觉被他牵着鼻子走。徐明明和严靖再也没来找过王源的麻烦,甚至还在王源的小柜子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放了些零食和饮料。王源知道是王俊凯在背后逼迫着他们来道歉的,可王俊凯却从不在他面前提这些事情。


王源其实对王俊凯有一个很好的第一印象。面无表情的高个子男生,开口说话却很温和,当然不能忽略的是,他那张校草级别的脸。裘鹏依然不待见王俊凯,当王俊凯靠近王源身边时,总要故意撞他一下。王源以为王俊凯会生气,可他依然什么都没说。


后来王源忍不住先对裘鹏开了口说:“你下次别这样了。”


耳机里的歌是《手写的从前》,编曲风格清澈自然,旋律也符合校园的氛围。王俊凯找了这么久,王源不想再拖延时间,就定下了这首。王源抬起头,刚要说话,就撞上了王俊凯的目光。他猛然一震,心脏漏跳,暗叫不好。真是要命,王俊凯一直用这么认真的眼神看他的吗。王源觉得脸上发热,忽然不敢和王俊凯对视了。


“就、就这个,挺好的。”王源一紧张,竟然结巴了一下。


“哦、好。”王俊凯刚刚看着王源的脸发了呆,一下子被打破,舌头也不顺。


气氛有点诡异地尴尬,王源摸摸鼻子,粗暴地转移话题,脸冲着别的地方说了一句:“那我们可以开始练了!”


王俊凯意外地没有接话,他安静了几秒,也摸了摸鼻子。


“要不,今天晚上去我家吧。我家有吉他,也有钢琴。”王俊凯说完以后觉得有点唐突,只得又补了一句,“用电脑查谱子也方便一些。”


王源沉默了。他的内心世界翻江倒海,无数的小人想冲出去揪着王俊凯的领子,大声质问他这是什么走向,他们的关系有好到可以随便把对方带进家门吗?王源其实有着自己的生活圈子,他性格温和,和周围人关系都不错,但是这些人并不在他的护短范围里。而王俊凯,好像是在用闯的方式,迅速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


可偏偏王俊凯的话还有理有据,王源想了想,只得说:“这样不太好吧,会打扰别人休息。”


“没事,我家里经常没人。等他们回来,咱们就不练了。”王俊凯倔起来也不是盖的,甚至说道,“如果你不愿意,我们也可以去你家,不过我得先回家拿吉他。”


王源愣了,然后莫名其妙地紧张了起来。王俊凯一旦下定主意,脸真是比城墙都厚。跟王俊凯博弈,若是稍稍放松了一步,就会迅速被他占上风,一直到无可招架的地步。王源一慌张,睫毛就会眨,他努力自我冷静了一番,决定要更加坚决地拒绝王俊凯。


可是嘴上却说:“还是去你家吧。”


王俊凯瞬间笑成了招财猫,马上道:“那好,你放学等我。”


王源捂着半张脸,连连点头。唱个歌都能被他搞成约会,王俊凯能耐真大。但更可怕的是,自己竟然还挺开心的。完了完了,王俊凯一定有毒。


不过更让王源无语的,是在放学后。


王俊凯从车棚里推出了自行车,冲王源拍了拍后座。


“你坐上来,我带你。”



TBC

评论(285)
热度(1974)

© 速冻汤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