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冻汤包

请祝愿我当个手速小能手 @Miss Doris

我的学弟不可能这么可爱

- sorry,混更……

- 校园架空


>>>


我看着手里的一打扑克牌,最大的点数是K,附带两个3,唯一的连牌是567,然而同色不同花,并没有什么卵用。输了输了,我在心里想,但还是耐着性子奋力搏了一把。可扑克女神并没有被我打动,牌局上只剩下了我和A,他拿着两张牌用贼溜溜的眼睛看我。我甩出了个对三,他哈哈一笑,将手里的对七拍在了桌子上。


我无语凝噎,其他人一起嘲笑我:“王俊凯你又输了!”


A这个贱人,用他那张像被啤酒泡过一样的红脸对着我说:“王俊凯你今天输几次了?”


B抢着答道:“三次三次,就他最多!”


我扔了手里剩下的七零八落的牌,一脸悲壮:“来吧,什么惩罚。”


旁边人叽叽喳喳一通瞎起哄。我觉得A一定是喝醉了,他握着酒瓶子眯起眼睛,自暴自弃一般地隔着张牙舞爪的人们死命地瞪住我。我被他盯得毛骨悚然,KTV包间里闪烁的灯轮番打在我和他的脸上,我就像在角斗场里和他干架,而我并不知道胜者的奖赏是什么。A喝了口酒,打了个嗝,让酒瓶底和桌面猛烈撞击了一下,大家都闭上嘴看着他。


“王俊凯,你敢不敢追王源?”他咄咄逼人。


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呆滞了几秒,而后哄堂大笑。“好好好,这个好玩!”我听见他们都这样说,于是只好道:“有什么不敢。”


“你要是追不到呢?”


我一听就笑了,拿起酒瓶碰了碰A的:“这不可能,七天绝对拿下。”


话说得挺满,但其实我并不认识王源。我只知道他比我小一届,在学校里鼎鼎有名,会弹琴会唱歌,领着兄弟在教导主任办公室里吃过泡面,把课间操的音乐换成过最炫民族风。最重要的是,他长得特别乖,特别嫩,特别可爱。


从前的某一天我和A一起在楼道里和他擦肩而过。他个子不是很高,比我矮半个头,长得鼻子是鼻子,眼睛是眼睛。我记得他抿紧了他的小嘴巴,目不斜视,清清冷冷地把一条楼道走成了月球,我和A都缺氧了。


过了会儿,A对我说道:“这学弟长得真可爱,可咋比你还高冷呢。”


我挣扎了一下,觉得一个男的说别的男的可爱太奇怪了。但我不得不承认,王源确实长了一张超越性别的脸,我决定换个词评价他,萌。从KTV回到家,我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我答应了一件多么操蛋的事。我觉得我还是喜欢姑娘的,追求王源这件事让我很为难。我有很多被追的经验,追别人倒还是第一次。


我凭借学生会的关系网打听了一把王源的情况,篮球队主力、合唱团团员,除了偶尔调皮捣蛋以外,无不良记录。我在心里盘算了一番,初步制定了一个作战方案,并自我感觉良好,准保王源被吃得死死的。毕竟我有颜有内涵,还是学生会主席,学校里的小鱼小虾小螃蟹天天都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,也许我算是个完美的交往对象。


我觉得王源一定也是这么想的。


 

#1


同一所学校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,天天都是偶遇。然而我特地跑到王源的班级门口溜达了两圈,却并没有看到人。他们班同学告诉我,王源平时很少待在教室,小卖部、操场、天台,都是他的基地。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只得原路返回求偶遇。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和A一起结伴去了食堂,他嘲笑了我整整一顿饭的时间,我忍了忍没把冬瓜汤泼他脸上。


可惜人生不是事事如意,眼看一天就要过去了,而我却连王源的面都没见着,夸下的海口就要摇摇欲坠了。我当然不服,又去小卖部转悠了一程,却是空手而归。一日不见思之如狂,王源的脸在我的脑海里被添油加醋,搅了不少我自己的想象进去。于是我越发地想见王源了。


临近放学,我有些怏怏不乐。本打算背上书包回家继续黯然神伤,但想到自己一整天都没留意过学生会的工作,不由得自责起来。我调转了方向,去了学生会活动室,里面没什么人,只有几个监察部的干事正往外跑。我看他们火急火燎的,就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
“刚才接到报告,学校后门有人打架。”


“哪个年级的在打架?”


“高一的。”


我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王源。高一,打架,我心里的王源就是这个画风,一只上蹿下跳还会咬人的小狼狗。我让那几个干事赶紧回家,打架这事我亲自处理。当然,在见到我的追求对象前,我对着手机屏幕揉了十五分钟的眼皮,把我的内双揉成了外双。我带着兴奋,刺激,和一双大大的桃花眼,去后门偶遇我的王源小朋友。


我想的没错,这事果真跟王源有关。但他不是打架的,而是劝架的。我远远地就看见了王源,他白色的连帽搭在校服外面,瘦瘦小小,费力地想把撕扯在一起的两个男生拉开。我上前帮了他一把,他那两只大眼睛第一次看向了我。怎么说,这感觉真奇妙。他看你一眼,就往你心窝里砰得开了一枪,看你好几眼,你就血流成河了。


他们好像觉得学生会就是老师的走狗,于是都对我充满了敌意。我向他们盘问情况,他们倒都跟我演起哥俩好来,合起伙来骗我。


“少废话,为什么打架。”我不理他们。


那两个猪头都不说话了,结果王源站出来说:“算我头上吧,你别找他们麻烦。”


我不得不再将目光投射到他身上。王源还处于变声癌早期,声音轻爽的部分像盆栽冰淇淋上面的薄荷,软糯的部分则像盆栽里的奥利奥,搭在一起特别对味。连声音都这么可爱,是有些犯规了。我情不自禁地想调戏他,于是对其他男生道:“那你们先回家吧。”


几个男生不约而同地看了看王源,王源又催促了两声,他们还就真的跑了。我终于等来了难得的二人世界,可以开启我的攻略之路了。王源乖乖地站在原地看着我,说好的狂霸酷拽屌呢,这和人设有出入啊。我道貌岸然地向他走近了一步,他还是用那张纯真无辜的脸对着我,这会让我觉得自己在耍流氓。


“你想出头也可以,但是得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我继续耍着流氓。


“什么条件?”王源认真地说,“我不要写检讨,也不要做值日。”


怎么可能,我有那么无聊吗。我心里的那个想法非常大胆,如果顺利,我能在今天就完成任务。但如果不顺利,我可能要花更多的精力去追他。我盯着他的时间有点久了,他很敏感,悄悄往后退了一步。我觉得是时候来个壁咚了。


咚得一声,他被我压迫在了墙壁上,我的阴影笼罩着他,借着身高优势欺压他。我人生中第一次壁咚一个男生,说实话这比壁咚女生更爽,无与伦比的征服感从他不得不仰视我的眼神中传递过来。他有点懵,眼眶又睁大了几分,这个时候我又觉得他是兔子了。


兔子很敏锐,察觉到危险就要跑。他避开我的目光,冲着侧面打算开溜。不过我眼疾手快,整个人压上来,他被我桎梏得动弹不得,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微怒。


“你要干嘛?”他皱着眉用手推我,我趁机握住他的手,细细长长,手指冰凉,我和他都是一愣。


也不知道是他醉了还是我醉了。就着这片暧昧的气氛,他一动不动地被我握着手掌,我学着电视剧男主角的样子慢慢地把嘴唇贴近了他的耳朵。他的耳朵红得也很可爱,就像兔子耳朵里面粉红色的部分,我虽然不想咬,但是很想捏捏。我觉得我还是挺会营造氛围的,我都快以为我是真的要对他表白了。


“跟我耍朋友,我就放过你。”我在他耳边说道。


他愣了有三四秒,我的心脏也剧烈地跳动了三四下。然后他把手掌从我的手心里抽出来,用大力气推了我一把。我被推得踉跄了一步,他用书包抡了我一下,逼迫我退得更远些。他好像炸毛了,脖子上爆出了细小的青筋,骂我道:“你有病啊!”


也不等我回应,他背起书包就跑向了后门,一拐弯就没影了。我看着他慌慌张张的样子,忍不住地笑。都说是朵高岭之花,其实纯情得毫无还手之力嘛。


你凯,一个大写的会撩。


 

#2


第二天我和A撑在楼道旁边的窗台上吹风,楼下是路过的一个个头顶,我们一边看一边聊天。A很关注我和王源的动向,逮着功夫就会询问我一番,我到现在都看不出他是希望我成功,还是希望我不成功。


“哦,昨天一整天你的收获就只有一句‘有病’?”


“怎么了,先混个脸熟不行吗。”


A嘲笑我一番:“还七天绝对拿下,你就吹吧。”


我懒得理他,托着下巴冲着楼下路过的人群发呆。忽然,几个高壮的男生和一个瘦小的男生一起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。我盯着瘦小的男生,那个发旋,那条肩膀,那几根又细又长的手指,我马上就认出了他是王源。我用胳膊肘捅A,说:“诶你看,王源!”


A也低着头去看,过了会忽然喊道:“王源——!”


我吓了一跳,连忙去看王源的反应。王源已经顺着声音的方向抬头了,他看到我,明显地慌了一下。但他很快咬起嘴唇换上了一副恼怒的神态,收回目光快速地走开了。他不该咬唇,更不该加快速度,这看起来就像他在害羞。


A也感受到了异样,抬起头震惊地看着我:“你对他做了什么?他怎么这样!”


我得意洋洋:“你猜啊。”


 

下午的体育课,我们班正好赶上和他们班同一个课时,上课铃一响,就在操场上分别站好了队。我们班的女生都在偷偷地看王源,而他们班的女生则在偷偷地看我。前天KTV里那群损友们都在自由活动的时候撺掇我去搭讪王源,我死活不去。于是他们笑我太怂,而我笑他们太傻。


你哥这是在欲擒故纵,不懂就用心看,不要说话。


王源的篮球打得不错,花样变个不停,怎么投都投得进,看起来比我还会耍帅。而我并不会什么花式篮球,抢球也提不起兴致,遇到机会就干巴巴地投个篮,还不一定能进。我故意把王源当空气,只敢趁他不注意时看上几眼,装得跟陌生人一样。


过了一会,他们场的篮球滚到了我附近,王源跑过来捡球。他看到我,顿了顿脚步,还是装作不在意地继续往这边走。他离我越来越近,我估摸着距离差不多了,便转身下场,接过了女生递过来的矿泉水。


我能感觉到他探寻的目光打在我的后背上,我甚至能想象出他那双眼睛眨动的频率,瞳仁晃动的幅度。A过来拍我的肩膀,问道:“你干嘛呢?怎么不帮他捡球?”


“你是不是傻。”我道,“我要是帮他捡了,他接球的时候可能还会瞪我一眼。”


A还是傻愣愣地看着我。


怪不得他没对象,我在心里想。


一节体育课结束,我还真没和王源说上一句话。虽然面上装的胸有成竹,但我心里也惴惴不安着,有些后悔因为装逼而错过了一个套近乎的机会。然而老天还是爱我的,每逢放学,都有一双无形的手推着我让我去泡王源。


下雨了,王源没带伞,但我带了。


当我在教学楼门口看到背着书包独自站着的王源时,差点没激动地跳起来。只能说学弟警惕性太差,给了学长可乘之机。王源很瘦,两条腿跟棍子似的,又长又细,松松垮垮地包裹在裤腿里,我就喜欢这种骨感十足的。我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很久,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。


  1. 一起撑伞,送他回家。
  2. 把伞给他,自己淋雨回家。


我选择了后者。


我走上前,把雨伞横在他眼前,道:“给你。”


他转过头看见是我,便没有接。我注意到他微湿的刘海和挂着水珠的眼睫毛,意识到他已经淋了些雨了,心里就跟撒了盐似的,竟有点心疼。他偏偏倔得很,无视我递过来的雨伞,小嘴上都能挂茶壶了。我快要被他逗笑了,他这副样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跟我撒娇呢。


我把雨伞塞进他书包的侧兜里,不再废话,直接走进了雨里。真正的男人是不会回头的,雨水很快就把我的衣服打湿了,头发丝都开始往下滴水。我觉得王源可能想叫我的名字,但又不好意思开口,就在原地站着。我迈着大长腿,一步一脚印,直到转了弯,才飞奔起来。太他妈冷了。


 

#3


大男子主义的后果往往是自讨苦吃。我发着烧,身上盖了两层棉被,我妈唠唠叨叨地骂了我两句,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地给我端水拿药。她说我太蠢,明明和人家一道撑伞回家就好,干嘛自己淋雨耍帅。我打了好几个喷嚏,说我这是苦肉计。她一听又不干了,说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现在为了别人家姑娘要死要活,她很伤心。


我没敢告诉她是为了别人家小伙,连忙催促她上班去了。


我眯瞪了一会儿,被手机短信震醒了。我滑开屏幕一看,是陌生的号码,直截了当地问我,“你还好吗?很严重吗?”很快,这个号码又传来了一条新信息,“我是王源。”


我简直想仰天大笑三分钟再咆哮一曲自由飞翔。


我打开微信,给A 发了140个哈。他倒是一点不惊讶,用语音告诉我,王源上个课间来还伞,他跟王源说我请了病假,王源就管他要了我的电话号码。末了他还酸酸地来了一句,“这就上钩了,便宜你了。”


我得意地在床上蹦了几下,出了一身汗。但毕竟还发着烧,身体反应过来以后立刻跟我抗议,我打了个哆嗦,重新窝进了被窝里。我攥着手机,决定臊臊他,过了半个小时才回复了他。


“不严重,只是发烧了。”


那边迟迟没有再回,我不甘心就这么结束对话,于是加了一句“有事吗?”


这次王源回复得很快:“没事,昨天谢谢了。”


“客气。”我回得也很快。


几条短信组成了一杯白开水,不温不火喝下去一点都不畅快。我被棉被捂得浑身是汗,心脏砰砰得乱跳,睡意全无,就是想见王源。我见过他蹦蹦跳跳跟别人说笑的样子,见过他专心致志吃烤肠的样子,见过他嘟着嘴拍照的样子。明明是只兔子精,还非跟我这装老虎。


我的斗志一下子就昂扬了,本着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原则,又发过去了一条短信。


“家里没人,我好饿。我家在学校对面那小区九号楼715[哭]”


过了一会儿,他回了我两个字:流氓。


人生中第一次被人骂流氓,这感觉还是挺酸爽的。兔子真是磨人,他到底是来还是不来呢,也不说清楚。我在心里唱着忐忑,躺在床上刷贴吧。学校的贴吧鱼龙混杂,求爱的骂人的都有,匿名表白楼里我和王源平分天下。值得一提的是,我还发现了王源吧的链接,吧主在里面盖了栋高楼,每天更新王源的偷拍照,痴汉气息扑鼻而来,不忍直视。


刷着刷着,我家的门铃就响了。我虎躯一震,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。上钩了!


我深吸一口气,软绵绵的四肢忽然有了力量,蹚上拖鞋就去开门。门铃只响了一次,路过厕所时我趁机照了照镜子,看见了一张病态的脸。虽然脸色差,但五官依然过硬,我满怀期待地打开了门。


然而门外并没有什么人。


我张着嘴愣在原地,甚至怀疑刚才的门铃声是我的幻听。我的心真是凉透了,活生生地体验了一把冰桶挑战。空荡荡的楼道里,一个塑料袋安放在了我的家门口,距离算得挺好,打开的门并不会掀翻它。我把塑料袋提起来,里面是便利店的盒饭,还散着热气。


骂我流氓,给我送饭,却不让我见人。我被冰块冻过的心立刻就化了,兔子精的小爪子正在上面使劲地挠。我被他挠得要崩溃了,想求他痛快地给我一刀。此时此刻我几乎发了疯地想见他,想和他说话,想和他发生任何程度上的肢体接触。我想让他的大眼睛里只装得下我,让他用奶茶味的声音叫我学长。


我是硬撩,人家是软撩。王俊凯,学着点。


 

#4


王源送的盒饭比盐水还管用,第二天我就生龙活虎地上学去了。A和其他人都凑过来问我昨天的情况,我大脑还处于兴奋状态,天花乱坠地讲了一通,他们都被我绕进去了,以为王源昨天为我做饭洗衣外加陪睡。只有A 看出了我在遛逼,他白了我一眼,问我接下来打算怎么办。


“他不是喜欢吃吗。我中午请他去外面吃好吃的,增进一下感情。”


A看了我一会儿,审问我:“王俊凯,你不会认真了吧。”


我的心跳漏了一拍,被他一下子问住了。我害怕露馅,连忙答道:“怎么可能,我就是愿赌服输。”说完以后,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些什么,不知道肚子里有什么馅是不能露的。


A没再说话,一整个上午没理我。而我一整个上午也没听课,脑子里全是我的求爱大作战。


到了中午,我主动去王源的班门口找他。这回终于被我逮到了,他黑漆漆的瞳仁对着我的方向晃动了两下,就低头从抽屉里拿了把雨伞出来。王源总是能带给我惊喜。他比我印象里还要白,还要瘦,还要好看。这是一个立体的、鲜活的王源,不得不承认,他身上有的全是令我心动的东西。


“昨天谢谢了,我请你吃饭。”我接过雨伞,垂下眼睛看他,别人都说我这个样子最性感。


王源看穿了我的阴谋诡计,丝毫不领情:“不用了。”


我压低声音循循善诱:“新开的那家牛排馆,你不想去吗?”


我的傻兔子没藏住吃货的本性,用舌头舔了舔嘴唇。即使他识破了我的陷阱,也一定会心甘情愿地跳进去。我顺理成章地将他拐出了校门,然而他对我总是客客气气的,一路上话也不多,我差点以为他是属鹌鹑的。


王源走路的时候两条腿蹦蹦跳跳的,我就像带了个小朋友似的,给他买了奶茶和棒棒糖。我慢慢用糖分打开了他的心扉,他吃完了一根棒棒糖,跟我熟络了许多,开始叫我的名字了。我第一次觉得王俊凯三个字念起来那么好听,他念“凯”总是特别婉转,最后一个音软糯糯地被他带进了舌尖里,像是要和他接吻了。


完蛋了,我一定是药吃多了。


牛排馆是新开的,我和王源都没来过。他看菜单看得很认真,一会说想吃这个,一会又想吃那个了。我的耐心特别足,他拉长声音抱怨说点哪个好啊,就跟对着菜单撒娇一样,他个撒娇精。有梦想谁都了不起,我希望他以后可以只对我撒娇。


点好了菜,服务员把两杯饮料端了上来。王源咬着吸管,两条腿在桌子下面一晃一晃。饮料里面有冰块,他的嘴巴和小舌头都被冰得红彤彤的,我忽然觉得口干舌燥。我想张嘴说话,却发现喉咙竟然是哑的,不得不咳嗽了两声。


“你的病还没好吗?”他没有放开吸管,声音歪歪扭扭地传来。


“好了。”我清清嗓子道,“那天不好意思啊,吓着你了。”


他愣了愣,意识到是什么事以后,耳朵就莫名其妙地红了。他暗搓搓地撇了撇嘴,冲我摆摆手:“我才没被吓着,真心话大冒险,我懂。”


我一惊,忽然吓出了一身冷汗:“你知道?”


他看我反应这么大,有些犹豫地说:“我猜的啊,输了的人去对王源表白什么的,我以前就被这么整过。”他又拨了拨刘海说,“毕竟你源哥是风云人物,帅得惊天动地。”


看来他不知道我七天内要追到他的事,我松了口气。


牛排端上来了,摆盘很精致,看得人食欲大增。王源不跟我废话了,挥刀霍霍向牛排。他叉起一块送进了嘴里,嚼了两口,露出了哭哭的表情。


“不爱吃?”


他点点头。


我放下叉子,把我那份给端了过去。“那你吃我这份。”


他抿着嘴看着我把两个盘子换了位置,像是有些不好意思,小声地说了谢谢。我看他又乖又萌,没忍住上了手,摸了摸他的头。


“谢啥。”


他被我摸了头,变得更加听话,吃起了我那份牛排。他吃东西的样子像小兔子,嘴巴和牙齿一直在动,偶尔腮帮子鼓起来的时候,又像小仓鼠。其实全世界可爱的动物都跟他挺像的,我怕在我攻略他之前,他先把我攻略了。


吃完了牛排,我和王源顺道在校门口的小商店里逛了逛。他中二病犯了,想买眼镜框。我陪着他挑,他拿了两个换着带了带,还是决定不了。 


“哪个好看?”他问我,眼镜框比在脸颊两侧。


“这个好。”


他点点头,拿着我选的那个去结账了。我真是窒息,连忙也买了同一款,跟他操了一发情侣。他看到我手里的眼镜框,抿着嘴小声地笑。我有种被他看破了的慌张感,强装镇定地戴上了眼镜框,问他:“帅吗?”


“还行,没我帅。”


他说完,先一步走进了教学楼,冲我挥了挥手说拜拜。


我顶着那个眼镜框,心跳扑通扑通的。道理我都懂,但他妈的到底是谁攻略谁?


 

#5


好不容易熬到了周六,我一觉睡到自然醒,睁眼已经是中午了。昨天晚上和王源聊微信聊到三点,我又兴奋了一个小时,将近五点才终于睡着。有了网络平台,我和他的关系有了飞速地进展。他收藏了好多有意思的表情包,我们的话题是游戏、篮球、还有音乐。


他和我说,他们班一个女生收到了男朋友送的星空棒棒糖,特别好看。


不管怎样,我的原则就是,买买买。


既然他觉得好看,那我就送他一套。我换上衣服,从床底下抽出了几张压岁钱,出门去给他买棒棒糖。我在一家文艺复古的装逼小店里见到过它,摆了挺久了也没见人买,今天终于被我抱走了。我顺便买了个花色好看的袋子,管王源要了地址,提着去了他家楼下。


站在电梯里,我后知后觉地有些紧张。我不知道这一盒棒棒糖是否唐突,不知道我今天穿的牛仔外套是否好看,不知道王源把我划定在哪个交际圈里。我一直是个挺自信的人,桃花遍地,全都冲着我开,只有王源是棵躲在土里的薄荷,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。就因为如此,我一点都不care除他以外的其他花骨朵。


给我开门的是王源的妈妈,她笑盈盈地让我进来,然后叫了两声王源的名字。


啪嗒啪嗒的拖鞋声响起了一串,王源从其他的房间跑到客厅。他穿着一件印满了小胡萝卜的睡衣,头毛乱翘,整个人软绵绵的。我觉得我活捉了一只兔子精,这幅可爱的样子他可没在学校里透露出半点。他看我愣着发呆,便伸出爪子在我眼前晃了晃:“王俊凯?”


我回过神,被他带着去了他的房间。就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我是喜欢他了,不是愿赌服输,是发自内心地想追他。可我甚至不清楚是从何时开始的。也许是他懵懵地被我壁咚的时候,也许是他给我送盒饭的时候,也许是他拿着两个眼镜框问我哪个好看的时候。但这些都不重要,我只要知道我喜欢他就够了。


“你来找我干啥?”他问道。


王源的房间挺大的,墙上贴了林俊杰的海报,除了床上乱七八糟的衣服袜子,也没有很乱。我四处看了看,然后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他。


“送你的。”


“什么啊……”他接过来嘀嘀咕咕地把盒子拿出来,看见棒棒糖后明显的一顿。


我观察着他的脸色,问道:“喜欢不?”


他垂着眼睛一直看着那个流光溢彩的盒子,手指头在上面不安地磨蹭,嘴唇都抿了起来。我以为他要把棒棒糖还给我了,可他却收下了,说:“喜欢。”


我忽然松了口气,心跟着那一盒星空棒棒糖一起尘埃落定了。我想他可能明白我的意思了,他可以拒绝,可是他没有。我一边紧张一边高兴,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现在的气氛。他又变成了被动的一方,我不说话他便也不作反应。那好吧,我腿长我先说。


“王源儿。”


他“嗯”了一声。然而在我即将开口说下半句的时候,却被他截胡了。


“王学长,我数学作业有道题不会,你帮我看看。”他转过身回到桌子前,把棒棒糖放在了书架上,用他的后脑勺对着我。


我操,他居然叫我王学长,太尼玛带感了。


我认命地走过去,他搬了一把椅子给我坐,于是我俩并排坐着讲题。他把下巴垫在手臂上,我放慢了语速帮他勾勾画画,故意把脑袋凑得很近。他也不躲,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。


我闻到他身上有股淡淡的味道,形容不出,有点像奶味,又有点像果味,让我想起了草莓味的真果粒。反正很好闻就对了,好闻到我讲着讲着题,鼻子就不知不觉地凑过去闻味了。他的皮肤真的很白,甚至能看见血管,而唇角会自然地翘起,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。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他,越发觉得他长得精致。


“王俊凯,你干嘛。”他拿眼睛瞅着数学题,并没看我。我咽了咽口水,自觉地退到了安全距离。


王源并不擅长数学,我索性帮他系统地补了补。他一开始还努力地在听,过了会儿眼皮就耷拉了,到后来直接歪在手臂上睡了过去。我好笑地看着他,他睡着的时候小嘴是嘟着的,脸颊被挤压得鼓起来,像幼儿园小孩。谁说他高冷狂霸来着,简直是网骗。


我拿出手机,对着他的睡脸咔嚓了好几下,然后大着胆子亲了亲他的脸蛋。他的脸又滑又软,我就跟亲了一口棉花糖似的,还是草莓味。


自从他收下棒棒糖以后,就再也没直视过我的眼睛。他到底在怕什么呢。


 

#6


第六天了,朋友ABCD都过来找我打听王源的事。我们一起在球场碰头,他们不上去打球,都围着我要听我们到哪一步了。他们那种玩笑般的语气让我非常不爽,我对王源认真了,我不喜欢他被我兄弟们开玩笑。于是我把他们都赶跑了,只有A死活不走,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。


我正大光明地告诉他:“我是认真了,我就是喜欢他。”


A沉默着瞪了我一会儿,然后泄气地塌了肩膀。


“你是不是也喜欢他?”我问道。


A点了点头,说:“老子还是王源吧吧主呢,我追不到他,我就想让你也出出糗。”


“你他妈……”我想揍他,但不是因为他捣乱我又不会遇上王源,一时也不好下手。


“可我觉得他对你有好感。”


我有点开心:“真的?”


A白了我一眼,不乐意地说:“我留意过他,他跟认识的人都玩得不错,可也就只是不错而已,不走心。但他对你就挺走心的,有时候就像变了个人一样。”


我一听就乐了,笑得跟朵花似的。A又瞪了我一眼,转过身不理我了。


我坐在球场边的长凳上,翻着我和王源的聊天记录。他对我不错,我抛出去的对话框都能得到他的回应。我越看越觉得他也是喜欢我的,至少是对我有好感的。A忽然在旁边拿胳膊肘捅我,示意我看球场。球场上又来了一拨打篮球的人,仔细一看,里面有王源。


他就像个小太阳,站在那一动不动都发光。每当他出现在我的视线里,我身体里的电流都刺啦刺啦地乱窜,叫嚣着让我跟他贴上。我觉得我是真的喜欢他,你看连生理反应都有了。王源很快看到了我,他眨眨眼睛冲我挥了挥手,刚刚还盐一脸的状态再看到我以后就变成糖了。A翻了个白眼,小声骂了句“操”。


今天的王源好像不太会打球了。我曾见过他在体育课上疯狂得分的猛样,可今天却断不了我一个球。他用两条细细的胳膊拦着我,却不用力,好像更愿意看我进球似的。可能是我俩打得太过情意绵绵,其他人都不想玩了,嚷嚷着去吃午饭。


王源坐在凳子上收拾书包,我靠着他,他也不推开我,该干嘛干嘛。B使了个眼色给C,两个人凑在一起咬耳朵,说他们俩是不是要成了。两个逗比,声音那么大,当事人都听到了好吗。A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,看了一眼王源,声音不大不小:“你行啊,说七天追到就七天追到,算你赢了。”


身体好像被冰水从头到脚泼了一遍,那一瞬间我真的想掐死他,然后把这句话揉碎了塞进他的肚子里。我感觉到王源的身子僵了一下,收拾东西的速度慢了下来,拉拉锁的时候拉了好几次都没拉上。我和他的距离忽然变得好遥远,我害怕地去握他的手腕,却被他不经意地避开。


再转过来时,他换上了一副好奇的表情:“什么七天?你们在玩什么?”他神色没出错,只是眼睫毛扑扇扑扇,我知道他在紧张,我让他难过失望了,可他不想让我看出来。


A说:“王俊凯玩牌输了,七天内追到你就算赢。”


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根本不敢去看王源的眼睛。他安静了有几秒钟,然后问我道:“真的?”


我不敢看他,我好想告诉他是假的,我知道他会信我而不是信A。可我不忍心再骗他,他看上去挺活泼的一个人,其实爱恨分明,心思可细了,最受不了亲近人的背叛。我知道他心肠软,被我压在墙上捉弄也没有记仇很久,我生病了还给我送来盒饭,甚至接受了我的突然到访。我怎么能骗他呢?


我鼓起勇气对上他的眼睛,点了点头。


他垂下眼睛,抿着嘴巴,我甚至觉得下一秒他的眼睛里就会流出眼泪来。然而他没有,他一边极力掩饰情绪,一边思索着如何缓解气氛。所有人都尴尬地沉默着,没有人帮他,他看上去有些可怜。


“……那我不能这么便宜你,起码再追一个星期。”他想好了说辞,将自己的感情硬生生地扭转了成了游戏,还自以为是个好主意。


B这个没心没肺的,丝毫没察觉出异样,指着我哈哈大笑。


我心里沉得跟灌了铅似的,提不起兴趣和他扯淡。我承认这感情开始得马马虎虎,但是后续服务保质保真,而且并非一时冲动。我看见他伤心难过,心里就跟被削了皮一样疼,我想把他抱在怀里,和他接吻,做尽一切情侣该做的事,让他永远咧着嘴开开心心地笑。


B说要去吃面,两拨人便一起勾肩搭背地去了。A用短信和我说:“迟早要面对,等成事以后暴露更可怕,不如现在解决。”我想了想,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可我还是想掐死他。王源兴致不太高的样子,一个人沉默地走路,并不跟着其他人唠嗑。我心疼得要命,又不敢上前去打扰他,只得在他后面跟着走。


到了面馆,我抢了他对面的位置。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,却很快瞥开,不和我说话。我俩都点了加肉的小面,他用筷子一根根挑着吃,我整碗面吃完,他的才下去一半。王源的嘴巴已经被辣椒炸红了,可他却兴致缺缺,将筷子一搁,不吃了。


我说:“再吃点。”


他摇摇头,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。


我索性把他的碗移到自己面前,大口吃了起来。他终于露出了个惊讶的表情,但也仅仅是转瞬即逝,并没有管我。我感觉他又变成了我初见时的月球小王子,清清冷冷地无视我,眼睛里只装得进他愿意看的人或事。


我没有等其他人,提前带着他付账走出了店门。我送他到了他家楼下,他忽然回过头看了我一眼。他说,我把棒棒糖还你吧,你留着以后送女朋友。


我急了,上前抓住他的手腕。他忽然竖起全身的刺,把我的手甩开,还推了我一把。


“你这样耍人很好玩吗!”


声音有些大,我们俩都瞪大了眼睛对望着。他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,迅速平静下来解释道:“我的意思是,我很好说话的,你请我吃顿大餐,我就答应你让你赢,你没必要费那么多心思的。”过了会儿,他又说,“那个棒棒糖挺贵的,你还是拿回去吧。”


他话真多,明明心里都难过得不行了,还偏要逞强。


我一步上前,迅速将他抱进怀里。他的下巴磕在我的肩膀上,愣了几秒,便大力地挣扎起来。我死死地抱着他,他的手被压在我的胸膛上动弹不得,可是身子依然在乱动。他瘦得硌人,可是我不怕疼,最好能让他的骨头都和我的融在一起。


“王源儿。”


他依然在挣扎。


“王源!”


他终于不动了,小脑袋被按在我的肩膀上,不得不在我怀里安静下来。


“王源儿,一开始我是因为游戏才接近你的,但我从来没想过要耍你。而且现在不一样了。”我垂下头,紧张地心脏乱跳,在他耳边慢慢说,“我喜欢你,很意外吧。”


他在我怀里缩了一下,攥成拳头的手终于伸展开来。我放松了手臂的力量,让怀抱变得柔软。他乖顺地倚在我的胸膛上,浑身的刺都变成了软塌塌的兔子毛。


“棒棒糖就是给你一个人的,你要是不要,我就把它扔了。”


我看不到他的表情,他在我怀里温存了一阵,还是把我推开了。他低着头,我无法对上他的眼睛,现在换成是他不敢看我了。如果王源真的有一双兔子耳朵,那此时一定是耷拉着的,乖巧地想让人捧在手心里捧回家。


“我要回去了。”兔子说完,转身要逃。


“等等。”我叫住他。


他迟疑地停下来,我走到他面前,他甚至怂怂地身体后倾。我被他逗笑了,手掌在他头顶摸了一把,然后蹲下身给他系鞋带。他吓得动了一下脚,但到底没能逃脱,散开的鞋带乖乖地被我系上了。我直起身子时,才看到他通红的脸,像蛋糕上的草莓或樱桃。


感谢鞋带女神,我觉得我好像攻略成功了。


 

#7


新的一周,王源忽然有点不敢去学校了。他出门前照了三遍镜子,拨弄拨弄刘海,做几个卖萌的鬼脸,在校服外套里搭上好看的T恤。做完这些,他把自己吓了一跳。心中默念三遍自己只是吃错了药和王俊凯没有半毛钱关系后,他背上书包走出了家门。


今天是王源的生日,他在零点时已经收到了很多人的祝福微信,却唯独没有王俊凯的。当然他并不是很在意王俊凯发不发。


王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进了校门就收到了女生送的生日礼物。整整一上午,他的抽屉和柜子都快被礼物淹没了,却仍然没有王俊凯的。当然他也并不是很在意王俊凯送不送。


中午,校园广播站准点播报。甜美的播音员在BGM的衬托下缓缓念道:“有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神秘人士为高一2班的王源同学点播一首周杰伦的《爱的飞行日记》。祝他生日快快快快快乐乐乐乐,重要的话才会有回音。”


王源正在吃炸虾,听到广播皮都没吐就咽了下去。同桌揶揄他,问他是谁点的,王源说不知道。但是除了王俊凯还能有谁呢,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。


广播里周杰伦在唱:“爱你的事情说了千遍有回音。”


王源很快get了王俊凯的逻辑。他有些不好意思,好像全校师生都能看出这句祝福的意思似的,他紧张地看了看同桌,生怕对方也察觉出什么端倪。心里的小树苗伴着歌曲的旋律迅速生长着,喜悦的心情便是它的养分,树长得越来越茁壮了。


“王源儿。”


班级门口传来了王俊凯的声音,轻快却带着磁性,王源马上看了过去。王俊凯很高,很帅,一双大长腿走路带风,停下时便成了两根冷峻的线条。他斜斜地靠在门框上,周围的女生都在看他,而他只看王源。他手中正拿着一个包装过的盒子,冲王源潇洒地挥了挥。


在见到王俊凯的那一刻,王源觉得自己心里的树终于枝繁叶茂了。


会是什么礼物呢?他忍不住期待了起来。


 

fin



评论(417)
热度(7071)

© 速冻汤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