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冻汤包

请祝愿我当个手速小能手 @Miss Doris

【凯源】向他奔跑 12

←上一章

12

王俊凯是听着别人夸他帅长大的。他当小仓鼠的时候,零星几个人说他帅;出落成少年以后,上万的粉丝变着法地夸他帅;现在他肩宽了背直了,历练出了棱角,连路人都会说一句,这孩子真帅。王俊凯像一只开屏的小孔雀,哗啦啦地把羽毛抖开,走到哪里,目光都像潮水一样跟着他。

所以对于女生的示好,王俊凯并不是特别惊讶。他下了课,背着书包溜到王源班门口,等着一起去公司拍照。王源他们班拖堂了五分钟,王俊凯偷偷地从门窗往里看,只见王源正噘着嘴神游,嘴唇上还架着一支笔。王俊凯不动声色地看着他笑了,拿出手机把人拍了下来。

王源的班级下了课,老师率先走出了教室,是王俊凯以前的语文老师。王俊凯和老师打了个招呼,再转过头来时,看见的竟然是孙畅。

王源在位子上收拾好书包,用手机把黑板上的作业拍了下来。他一边往门口走,一边低着头刷朋友圈。王俊凯在几分钟前更新了一张照片,照片上王源托着下巴嘟着嘴,一脸懵懂又认真的表情。照片的配字是,“有人上课走神”。

王源嘴一歪,心里有点得意。王俊凯这分明是在冲他卖萌,等人的时候还要刷刷存在感,有点可爱。他动动手指,本想回一个“高糊差评”,但抬眼时看见的却不是一个在等他下课的王俊凯,而是一个在和孙畅说话的王俊凯。

靠。王源把评论删掉,收起了手机。

王俊凯不是他的什么人,他们最亲密的关系,大概是兄弟。但他却想要耍无赖,想要一个人霸占王俊凯。每一个特殊的眼神只能给他,每根手指的指尖只能碰他,这个念头在他的心里疯狂地滋长,在它破土的那天,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对王俊凯的喜欢。而当他意识到的时候,这个念头已经扎根了,想拔都拔不出来。

孙畅长得挺漂亮,王俊凯过生日那天,她还送了礼物。她跟王俊凯面对面的时候,脸上只有四个大字——心怀不轨。王源抿着嘴走过去,用胳膊捅了捅王俊凯:“走不走。”

王俊凯点点头,出于礼貌,临走前还冲女生打了个招呼。王源看着他温顺的一张脸,只得把所有不乐意都往肚子里吞。王俊凯挂在他身上推着他走,慢慢悠悠,等到了校门口,王源的怨气都快被王俊凯耗没了。

王俊凯将出门条给了保安,王源一只脚跨在了学校外头,才回过头问:“你跟她说什么呢,你不怕传绯闻啊。”

“没说啥,我跟她保持着安全距离呢。”

“安全距离?”

“除了你,我跟其他人都是安全距离。”王俊凯洋洋得意。

他说完才觉得不对劲,这句话的外壳有些尖利,搞不好能戳破窗户纸。他悄悄地低下头去看王源,王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又露出了那种懵懂小心的脸,像只野生的小猫,犹豫着要不要吃人类给的食物。

两个人都没说话,思绪拉扯,隐形的电流刺啦刺啦地穿过。王俊凯先投的降,他打开车门,将王源推了进去,然后对司机进行了一番嘘寒问暖,没话找话。王源看着他笑呵呵的脸,心里像有一股喘不出来的气,再不吐出来就要胀死了。

王俊凯,怂死你算了。

到了公司以后,人家早已准备就绪,他们被人一路催着去换了衣服。王源穿了件藏蓝色的开身针织衫,里面的衬衫扣子开到了第二个,像小说里好脾气的学弟。而王俊凯的针织衫却是套头的,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,露不出一点肉。王俊凯盯着王源露出来的一小块嫩白胸膛,不顾身后还在帮他整理衬衫的工作人员,直接走了过去。

王源被王俊凯攥着胳膊拽过来,吓了一跳。王俊凯垂着睫毛,洒下来一小块阴影,安静的样子特别霸道。他系扣子系得很认真,根本没注意到王源的不自在。他的手指蹭过裸在外面的皮肤,跟挠痒痒似的,王源马上后退了一步。

王俊凯看了他一眼,拍了一下他的头:“干嘛你。”

“痒死了。”王源拽了拽身上的衣服,闪烁其词。他迅速地跑到幕布前面,喊着:“我先拍!我先拍!”

王俊凯站在原地被造型师捣鼓着头发,还不忘看着王源拍照的样子笑。王源应该是在娘胎里就学会了卖萌,十连拍轻松拿下。王俊凯看着他一会儿嘟着嘴,一会儿比着兔耳朵,不知不觉就咬起了嘴唇。他又拿起手机偷拍,还嫌弃造型师挡他镜头,惹得人家差点对他翻白眼。

王源拍完了,蹦蹦跳跳地过来叫王俊凯。王俊凯把手机塞给他,王源拿着手机,看着王俊凯在镜头前扮酷,忍不住嗤嗤地笑。造型师过来帮他整理头发,挡住了他的视线。他撇了撇嘴,解锁了王俊凯的手机,翻他QQ。空间里还是那些老面孔,唯独在王俊凯评论赵鸣的时候,总会有一个陌生的ID回复他。

王源皱了皱眉毛,退出了空间。果然,那个ID还躺在王俊凯的好友申请里等待处理,验证信息是孙畅。王源在心里呵呵了一声,退出了QQ。

王俊凯拍完照回来了,王源鼓着嘴用手机捅他的肚子,捅了好几下,王俊凯躲都躲不开,喊道:“要死啊,抽什么疯!”

“我要告诉主页君你和女生耍朋友!”

“啥?”王俊凯很无辜,然后他马上反应了过来:“你说你们班那个吗?拜托,我都没理她好吗!”

“那你还笑得那么体贴,你跟她说让她别缠着你,万一出事了怎么办!”

王俊凯半张着嘴,他看着王源鼓起来的腮帮子,顿了顿换了种口气说话:“王源儿你是不是吃枪药了,我不理她不就完了。”

王源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就是冷不下脸,你就会冲我冷脸,王俊凯你还是去死吧!”

王俊凯莫名其妙地挨了一顿骂,他站在原地,一脸错愣地看着王源大步流星离开的背影。被他嫌弃过的造型师看戏一样地看了半天,然后幸灾乐祸地冲王俊凯翻了个白眼。王俊凯回过神来,急忙去追人。

“王源儿!”

王源不理他。

王俊凯不死心:“王源儿你那么激动做什么,你是不是吃醋了?”他不信王源听了这句话会不回头。

果然,王源一个急刹车,转过身有些气急败坏地抬头看着王俊凯:“你他妈……”他对上王俊凯的桃花眼,一个晃神,下半句就显得很没底气,“……是不是有病。”

王俊凯知道王源的脾气已经软了,便亲昵地搂住了对方的脖子,循循善诱:“明天晚上烤肉还吃不吃了?”

“……吃。”王源觉得自己很失败。

 

周五晚上,王源和陈天宇先去了约定好的韩式烤肉店占位。王源和餐厅老板合了影,老板给了他们一个六人坐的包厢。王源喝着餐厅送的大麦茶,一页一页地翻菜单。“我都想吃怎么办。”他说。

陈天宇看着王源舔嘴唇的样子,犹豫着要不要帮王俊凯买个团购。

“对了陈天宇我真是看错你了。”王源忽然转过头瞪他,“我上次翻了他微信才知道,你怎么连我上个厕所都要跟他汇报,你咋这样。”

陈天宇装聋作哑狂喝茶,不搭理王源。

不一会儿,王俊凯和赵鸣就来了。王源点了一堆肉,报复王俊凯查他岗。陈天宇看不下去了,道:“王源你也太无理取闹了,人家是关心你才查你岗。”

一旁赵鸣又不干了:“这什么歪理,王俊凯你是不是有病,人家上厕所你也管,你烦不烦。”

靠,真是交友不慎。王俊凯和王源同时想。

肉上来了,碳也热了,男生们都不纠结了,敞开了怀吃肉。王俊凯正烤着五花肉,王源望眼欲穿,不停地问好了没好了没。五花肉熟了第一片,王俊凯立刻夹到了王源的碗里。王源专心吃肉不用抬头,不一会儿盘子里就积了不少肉,全是王俊凯给他夹的。

他觉得自己没那么饿了,于是道:“我来烤。”

“行,你烤。”王俊凯把夹子给了他。

王源专心致志烤肉,王俊凯却没闲着。

“你慢点,小心烫,还没熟呢,别翻,诶可以翻了。”

“烦啊你。”王源一边骂他,一边把肉最多的那块牛肋骨夹给了他。

赵鸣:“你们有当我们是活的吗。”

吃到半路,王俊凯忽然道:“要点啤酒吧。”王源和赵鸣都诧异地看了他一眼,他咬着筷子解释:“看我干嘛,这可是庆功宴,好意思不喝酒吗。”

赵鸣立刻来了兴致,走出包厢管服务员要酒去了。服务员给上了八瓶啤酒,全给起开了,直接对瓶吹。陈天宇挺能喝,二话不说干了一瓶。王俊凯塞给了王源一瓶,碰了碰道:“上次是我不对,太管着你了,我先喝。”说完他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开始灌。

他没陈天宇那么能耐,喝了一半就停了下来,下巴上还有漏出来的啤酒。王源有点胆战心惊,他想起王俊凯中学毕业的时候喝酒喝断片了,满身酒味的被人送到了他家,然后半夜爬起来吐个不停的惨状。

“王俊凯你少喝点,你酒量又不好。”王源一脸担忧。

王俊凯还不乐意了:“我酒量怎么不好了。”说完他又狂灌一气。

八瓶啤酒被干掉了七瓶,剩下的一瓶握在王源手里。几个人都歪在了椅子上,打着酒嗝。王俊凯攥着个空杯子,枕在桌子上睡了过去,还被赵鸣嘲笑了半天。赵鸣笑完了,扶着桌子站起来道:“不行,我得去放水。”

“我也得去。”陈天宇跟着站了起来,两个人结伴去了厕所。

包厢里只剩下王源和王俊凯两个人。王源看着一桌子狼藉和熟睡的王俊凯,有些哭笑不得。王俊凯枕着自己的手臂,脸冲着王源的方向,一张帅脸完全不像个醉鬼。王源便也趴在桌子上看着他,与他脸对着脸。王俊凯长得真好看,睫毛又长又密,鼻子精巧地像件艺术品,怪不得那么多女生喜欢他。

而且王俊凯很善良,很认真,很温柔,很会照顾人。王源一直嫌王俊凯管的多,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离不开王俊凯。如果王俊凯考去了北京,他该怎么习惯一个没有王俊凯的重庆。

王源用手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,叫了两声他的名字。可王俊凯依然闭着眼睛纹丝不动,衣服上的清香混着酒气,闻起来有点蛊惑人心。

王源攥了攥拳头,屏住了呼吸。他悄悄地靠近王俊凯的脸,伴着酒香的怂恿,他的嘴唇发着抖,吻在了王俊凯的嘴角上。

造孽,他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。

TBC

- 同校只是个设定,不代表他们的将来也不代表我个人意愿呦

下一章→

评论(114)
热度(1621)

© 速冻汤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